进击中国公募基金之路漫漫 外资巨头进展如何

  作者: 周艾琳

  [ 外资进击中国公募基金之路并不平坦,短期来看,这条路耗时、耗力、费钱,同时伴随着复杂、不确定的外部环境。目前,除了第一批递交申请的三家外资私募,其他20多家机构仍在观望中。 ]

  [ 尽管前路漫漫,但外资已将开拓中国资管市场作为战略性的事业。除了中国投资者的资产配置需求,庞大的养老市场也充满了想象力。参照发达国家的经验,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市场潜在规模巨大。 ]

  [ 当前近30家外资机构已经获得私募证券基金管理人资格,但有些PFM产品实际上是由原先的QFII基金经理管理。 ]

  7月以来,“超百亿公募基金一日售罄”的消息不时传出,但盛况的另一头,近30家备案成为私募基金管理人(WFOE PFM)的外资巨头仍在“卧薪尝胆”――由于初来乍到,几十场路演后私募产品“销量不过亿”是常有之事,而贝莱德、路博迈、富达这三家递交了“私转公”申请的外资机构目前仍在筹备进程中。

  外资进击中国公募基金之路并不平坦,短期来看,这条路耗时、耗力、费钱,同时伴随着复杂、不确定的外部环境;但就中长期来看,中国市场充满了诱惑力,包括庞大且尚未被开拓的养老市场,这恰恰是这些外资巨头在海外的立身之本。

  已有三家外资机构递交申请

  2020年4月1日,证监会官网公示,同为美资机构的贝莱德与路博迈已经提交了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资格审批申请,为第一批递交申请的两家外资机构。4月1日,中国金融市场开放迎来新里程碑,当日起,中国正式取消对证券公司、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5月19日,富达国际也正式向证监会提交外商独资公募基金牌照申请。

  就流程而言,递交申请仅是外资机构描述未来公募业务开展计划,同时需将IT系统、符合证监会要求的公司总经理人选等落实到位;而在证监会允许筹建公募基金后,外资机构需要进一步招募投研等人员、完善内控体系等,且在最终监管完成现场检查并通过之后方可正式开业。目前,这三家外资机构的申请仍在初期阶段。

  在这一过程中,申请公募的外资机构要做的准备工作繁多。

  首先是筹备工作,这早在递交申请前就已展开,例如在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公司治理、内控合规、信息安全、投资策略等各方面进行布局,富达、路博迈已扩建了办公室。

  早前,近30家外资机构已经获得私募证券基金管理人资格(WFOE PFM),但有些PFM产品实际上是由原先的QFII基金经理管理,也有一些机构从卖方机构招聘了资历尚浅的策略师或分析师。相比之下,中资公募基金的激励机制完善,外资如何吸引到合适的人才是一大挑战。

  此外,上述三家机构此前都已经获得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且发行了多只股、债私募基金产品,如何让这些产品过渡到公募基金是一个待解的问题。

  “未来的公募业务主要在公募基金、专户、投顾、研究这几块,过去发行的私募基金对应的是专户,虽然投资理念是一脉相承的,但公募、私募的监管框架不同,因此需要和私募客户商量进行产品过渡。”某外资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

  除此,内外沟通也是一大问题。“其实更多问题在于协调,公募基金的框架相对繁复,外资在中国的内部IT系统需要重新设立且独立,数据不能同海外母公司共享等,这套体系在设立的过程中需要与母公司和中国监管机构进行诸多沟通。”路博迈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CEO刘颂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众多外资私募仍在观望

  目前,除了第一批递交申请的三家外资私募,其他20多家机构仍在观望中。

  “我们必然想做公募,产品可以公开宣传、认购门槛低(多数外资私募产品100万元起购)、可对接的机构范围扩大。”多位外资私募人士对记者表示。但挑战在于,打造公募基金的前期成本巨大,即使拿到了牌照,如何开拓中国的销售渠道,如何满足中国投资者的需求,如何招聘合适的业务负责人、投研人员,并与中国公募的激励体系接轨等都是挑战。

  事实上,多家外资私募目前的负责人都不满足中国公募基金公司总经理的任职要求,未来若要转为公募,必然面临重新物色人选的问题,但合适的人才并不多。事实上,几家备战公募的外资私募从2019年初就已开始“挖人”。

  当时最引发业内轰动的一则人事任命当属贝莱德的汤晓东。2019年4月,贝莱德宣布任命汤晓东为中国区主管,他曾担任过广发证券(000776,股吧)副总经理兼广发控股香港总经理,也担任过华夏基金总经理;同年11月6日,富达国际宣布,当公募基金牌照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时,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长何慧芬将出任该公募基金总经理一职。

  此外,如何迎合中国投资者的偏好、提升在中国的竞争力是外资需要应对的挑战。据记者了解,QFII管理的资金部分为海外的主权基金、捐赠基金等“长钱”,可能对收益的要求相对适度,但要求控制波动率,因此QFII投资经理在配置A股时换手率相对低、持有周期偏长。但当面对的是对收益要求较高的中国本土投资人群体时,往往需要调整配置策略和调仓节奏。

  也正因为进击公募并非易事,当前外资私募选择先熟悉市场渠道、修炼业绩曲线、拓展投研和销售团队等,亦有外资并不排斥维持私募的现状,但希望发力拓展机构客户(压低零售),而这就要求外资私募自身的投资业绩过硬。

  尽管前路漫漫,但外资已将开拓中国资管市场作为战略性的事业。除了中国投资者的资产配置需求,庞大的养老市场也充满了想象力。

  几乎所有外资都会提到中国的养老金市场,因为这一业务源是它们在海外的立身之本。目前,发达国家普遍建立了多支柱、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以美国为例,整个养老保险体系分为4:4:2结构,40%是国家出,40%靠补充养老保险,20%靠个人商业储蓄养老,参保者可享受税务递延,一定程度上降低个人所得税。

  参照发达国家的经验,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市场潜在规模巨大。未来若中国公募基金得以全面开拓养老市场,意味着资管行业将迎来新全新的机遇,而这只是时间问题。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