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预付卡资金存管该怎么管

  上千万人排队退款ofo小黄车一景还未走远,众多中小商户因新冠疫情关门跑路又充斥各大社会新闻版面,预付卡怎么管?

  笔者认为,由于美容美发、体育健身、教育培训等分支机构数量众多,若出现不落实“资金存管”关门跑路情况,消费者追回损失成功率极低,应将单用途预付卡提前到事前监管。

  此外,预付卡防爆雷的关键仍在资金存管,可参考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严惩预付卡跑路,并采用监管科技,进行反洗钱、反逃税监管。

  难题

  既要防止预付卡商家“跑路”,消费者维权无门,又要让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小微企业获得急需资金,两难之下,湖北省提出,鼓励重点商贸流通企业打折销售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盘活资金链,促进商品和服务消费。

  一份第三方统计显示,截至今年1月,全国体育休闲服务与运动健身类场馆总数已突破23万家,与健身相关度较高的泛健身场馆达到18.5万家。

  这些门店的商业模式之一是“办卡”。例如,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的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上海共有406家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企业,发卡金额49.81亿元,预收资金余额216.09亿元,存管资金共计145.09亿元,资金存管占预收资金余额的67.14%。

  目前,多用途预付卡监管较为严格,其申请者大多也是地方知名零售企业,违约者不多。单用途预付卡的监管由商务部门负责,其中又以小型健身房、美容院为主,大多未备案。

  随着移动支付的崛起,微信支付、支付宝接入网联和银联再接入银行账户,央行等支付业务监管部门,已可以实时完成反洗钱等监管。但商务部门不是银行账户的主管部门,即使备案也很难掌握资金动态,更何况大部分单用途预付卡并无备案、在银行存管资金。

  在此情况下,仅依靠消费者的警醒、金融机构的推动,无法解决单用途预付卡资金被卷跑这一社会老大难问题。

  实际上,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已经有针对单用途预付卡资金存管的一整套解决方案,甚至部分民营银行引入Ⅱ类户预付费消费模式:消费者在商店购买会员卡(预付卡),同时在线开立银行Ⅱ类账户,资金在银行的监控下完成支付划转。表面上看,消费者资金安全性得以保障;银行拓展了存款来源和Ⅱ类账户数量;银行掌握了商店会员情况、经营数据,可以向商店放贷,解决其现金流问题。

  但这类模式面临几项难题:一是需要商店的配合,但由于回笼现金流速度不能完全满足商户需求,且商户调动自己存款账户的钱总比银行贷款更快,因此意愿不强;二是仅依靠会员情况,银行实际仍无法掌握商户经营情况。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调研276家对接发卡企业发现,超过一半的发卡企业反映发卡越来越困难、资金存管或保险成本太高。

  资金存管是关键

  预付卡防爆雷的关键仍在资金存管。主管单用途预付卡的商务部门与金融监管部门,应当在监管上进行合作,商务部门做好预付卡受理、准入和审批,金融监管部门做好存管账户、现金流、个人和企业征信监测,双方合作严格管理预付卡资金流动情况。

  对于出现预付卡跑路等情况,可考虑借鉴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披露违约个人和组织,提升违约成本。

  同时也可考虑采用监管科技,对于名下注册公司、现金流有频繁异动,但均未在监管部门备案的个人进行反洗钱、反逃税监管。

  参考境外经验,美国预付卡主要是由支付卡公司(或金融机构)发行开放型或品牌型预付卡,预付卡存入银行的存款是发卡机构的存款,而不是持卡人的存款,并对预付卡存款征收存款保险费用。对于预付卡残值,为限制发卡机构滥用消费者财产,美国部分州将一定期限内预付卡或其他凭证内的余额看做是无主财产,不能随意由经营者无偿占有,要上交州政府保管。

  商务部4月发布《关于做好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工作的通知》中也提出,建立异常发卡企业名单制度,摸清风险底数。

  此外,高度关注停止经营、消费纠纷频发、大幅折扣发卡、存管资金异常变动、停止报送业务数据、重大负面舆情等各类风险信息。

  商务部提出,将会同银行等金融部门,严格执行对预付资金的存管要求,防止企业违规挪用存管资金。针对问题突出的行业或企业,基于客观实际,适度增加检查频次,对假借疫情影响,违规开展单用途卡发行和服务等行为的,加大执法力度,震慑违法行为,避免形成“破窗效应”。

(责任编辑:韩明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