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信托200亿产品被指自融,为“雪松系”狂奔填坑?

雪松信托200亿产品被指自融,为“雪松系”狂奔填坑?

  “雪松控股会对中江信托的历史遗留问题负责到底,我个人将作为第一责任人……”一年半前,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在投资者恳谈会上的承诺犹言在耳。

  昨日,《证券时报》推出重磅报道,质疑雪松信托200亿供应链金融产品底层资产虚无,公司涉嫌自融。

  近年来,雪松控股耗资数百亿元大肆收购,与此同时,集团盈利能力持续下降。

  针对媒体报道,雪松实业对涉及该公司的部分财务数据作出澄清,但对雪松信托产品的问题未做正面回应。

  200亿产品被指自融

  雪松信托的前身是中江信托,曾被称为行业黑马。

  2013年-2016年,公司营收规模从11.96亿元升至36.17亿元,净利润从5.55亿元增至19.25亿元。

  2017年之后,公司频频踩雷,30多个产品逾期,本金规模近80亿元,涉及2400余投资者。

  2018年底,雪松控股受让71.3005%股权,成为中江信托控股股东。次年6月,正式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

  2018年和2019年,雪松信托营业收入暴降至4.18亿元和2.64亿元,分别亏损29.03亿元和15.34亿元。

  接盘中江信托之初,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曾承诺,要在9个月内解决所有问题项目。

  不久前,雪松信托宣布,截至2020年8月31日,已有26个产品,142个期次完成兑付,累计为近1700位投资者兑付本息58.48亿元。

雪松信托200亿产品被指自融,为“雪松系”狂奔填坑?

  雪松控股最主要的业务是大宗商品供应链,行业上下游均需要大额资金快进快出。

  掌控雪松信托后,张劲第一时间为该公司规划了“供应链金融战略”。

  雪松信托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当年就重点布局了此前从未涉足的供应链,仅8个月时间,就在该领域投入38亿元,占公司信托资产的4.02%。

  “422”之前的遗留问题余波未了,昨日,《证券时报》报道,雪松信托“长青”系列42只产品,超200亿底层资产“虚无”。

  斑马消费对数万字的报道,进行了简单梳理:

  “长青”系列产品中涉及这样几个角色――债务人(采购方)、债权人(供应商)、文心保理、雪松信托和信托投资人。

  供应商将对采购方尚未到期的应收账款转让给文心保理,文心保理再把应收转账款转让给雪松信托做成信托产品向投资者融资,所融资金通过雪松信托到文心保理提前发放给债权人,待债务人到期付款,最终通过雪松信托将本金和收益发放给投资人。

  这一模式本身并无问题。但《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发现,“长青”系列产品所涉及的220亿应收账款根本不存在,且债权人的身份存疑。

  底层资产都不存在,信托产品所融资金流向哪里?一旦出现问题,拿什么给投资兑付?

  《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得出结论,雪松信托涉嫌自融,借助“假央企”转移百亿巨资。

  疯狂买买买挖坑?

  雪松控股创始人张劲祖籍湖南,1971年生于广州,1993年毕业于深圳大学金融系,与马化腾是同级校友。

  张劲的个人经历颇为传奇,还在大学期间,他就投身股市,赚得人生第一桶金。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他果断从股市抽身,把资金投入到所有人疯狂抛售的房产,成功抄底楼市,通过烂尾楼大赚了一笔。

  雪松控股官网显示,公司业务涉足大宗商品、化工、铜业、产业投资以及金融等众多领域。启信宝显示,经股权穿透后,注册资本高达60亿元的雪松控股,由张劲个人独资。

  最近几年,张劲带领雪松控股在资本市场大肆收购,快速形成“雪松系”。

  2016年,雪松控股耗资48亿元,拿下齐翔腾达(002408,股吧)(002408.SZ)控制权,进军化工上游产业。

  次年,张劲在资本市场再下一城。通过旗下雪松文旅,以42亿元控股老牌男装上市公司希努尔(002485,股吧)(002485.SZ),并将旗下部分文旅资产注入该公司。

  上市公司之外,张劲对金融牌照青睐有加。

  收购中江信托股权究竟花了多少钱,没有准确数据。张劲曾公开表示,远不到200亿元。如果算上处理中江信托的历史烂账,雪松控股花在这家公司身上的钱应在200亿左右。

雪松信托200亿产品被指自融,为“雪松系”狂奔填坑?

  几乎在拿下中江信托的同时,雪松控股2.3亿元增资持续亏损的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并投资数亿元,用于化解大金所暴露的风险。

  传统金融牌照之外,雪松控股通过子公司收购正勤金融80%股权,更名为雪松普惠,进军互金行业。

  前不久,广州市金融监局已明确表示,要全面出清当地P2P网贷小微平台。雪松普惠的官网上已没有新的投资标的。截至目前,该平台累计借贷30.48亿元,借贷余额0.14亿元。

  2800亿营收之下

  雪松控股成立于1997年,其前身是君华集团。23年来,公司经历了地产、金属贸易、大宗商品等主要发展阶段。

  2016年,公司营收规模达到1570亿元,跃居广州民企第一位,雪松大宗成为国内行业龙头。2019年,集团营收达到2851亿元,在《财富》世界500强中排301位,今年公司排名再进5位。

雪松信托200亿产品被指自融,为“雪松系”狂奔填坑?

  雪松实业2019年财务数据

  雪松控股的主要收入来自大宗商品贸易,公司在对外宣传中均突出自身的收入规模,对盈利避而不谈。

  了解大宗商品贸易的人士都清楚,该行业交易规模大,利润却很薄。

  雪松控股的盈利情况,并没有官方公开数据。

  国内媒体援引《财富》杂志数据显示,在营收规模连年增长的同时,雪松控股的总资产和净利润都在下滑。2019年,公司总资产167.37亿美元,同比下滑20%;2017年-2019年,公司净利润更是从10.68亿美元降至1.22亿美元。

  雪松实业是雪松控股旗下最重要的子公司,通过该公司的财报数据,从某种程度上可窥见雪松控股的状况。

  财报显示,雪松实业9成以上收入来自供应链管理,该业务的毛利率不到1%。2019年,雪松实业营收2675.52亿元,占集团总营收的93.84%;公司归母净利润18.82亿元,净利率仅0.7%。也就是说,雪松实业之外,雪松控股旗下其他业务存在较严重的亏损。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雪松实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常年远低于净利润,这意味着该公司盈利的质量不高。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雪松实业总负债447.94亿元,同比增长11.83%,资产负债率55.29%,同比增长2.03个百分点,扣除商誉及无形资产后的资产负债率为65.29%。

  2016年和2017年,雪松控股拿下两家上市公司之后,快速质押所持股份。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雪松文旅所持希努尔股权已全部质押;齐翔石油所持齐翔腾达股权也已质押超过80%。

  昨日晚间,雪松实业通过官网,对媒体报道涉及该公司的相关财务数据作出澄清。然而,雪松信托的“长青”系列产品是否存在自融,雪松控股方面始终没有公开回应。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