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势力造车下半场:“马斯克学徒们”资本冲刺

本报记者 陈燕南 童海华 北京报道

造车新势力的故事坚持了六年,有的被迫离去,而有的还在苦苦坚持。

头部造车新势力,在经历过PPT、量产交付阶段之后,正在集体迈向IPO阶段,而IPO似乎也正在成为检验一家造车新势力阶段性成败的手段。

近日,理想汽车在大洋彼岸成功上市。上市比原定时间提前一天,股价也仿佛开挂,开盘即大涨,盘中最高涨至17.5美元/股,市值一度超过148亿美元。另有消息称,小鹏将在8月登陆美股,《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得到消息称,目前小鹏汽车已经提交招股书。而威马汽车、合众汽车、哪吒汽车则计划登陆科创板。

然而,冰与火同在。2020年,造车新势力已经进入生与死的十字路口。头部企业飞奔IPO的同时,博郡、赛麟、拜腾等多家造车新势力爆雷。威马汽车投资方线性资本创始人、CEO王淮向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前几年是受政策驱动,但到了今年,市场驱动的形态已经逐步清晰。在他看来,汽车市场的未来是属于造车新势力的,参照特斯拉的成长路径,在中国未来出现三到五家千亿市值以上的造车新势力是有可能的。

一名造车新势力的高管对记者表示,现在造车新势力是和特斯拉竞跑,共同抢占燃油车的份额,所以留存下来的造车新势力是竞争对手的同时更是队友。

“野蛮人”的到来

时间倒回到2014年,新能源“先知”马斯克带着特斯拉来到中国“布道”,新浪曹国伟、汽车之家李想、携程梁建章、小米雷军等互联网大佬,纷纷变成了第一个吃螃蟹(试车)的人。受到特斯拉的影响,众多创业者嗅到了一线商机,新能源汽车产业如雨后春笋般涌入,他们要做出颠覆传统的新车企。

同年7月,身为特斯拉Model S首批中国车主之一的李想从互联网媒体汽车之家出走,成为了马斯克的学徒,成立了车和家(理想汽车前身),并决定另辟蹊径,设计一款“小而美”的车型。而这一年,同样具有互联网基因的李斌决定学习特斯拉的商业模式,在经过几年的深思熟虑之后成立高端品牌蔚来汽车,直接对标特斯拉。也在这一年,何小鹏决定二次创业,褪下UC创始人的光环,开始琢磨互联网和汽车结合创业的可能性,于是决定从新生企业小鹏汽车做起,用低端车型打入市场。

而原本是豆瓣网设计师的黄修源这年27岁,创立了游侠汽车。没多久他就带着在PPT里的“游侠X”开了场发布会,这辆电动汽车,无论是外型、电池还是内饰,都有特斯拉的影子。很多人说,游侠X是特斯拉“盗版”,黄修源并不在意,因为最开始造车时,他就跟团队拆解了一辆特斯拉Model S。他还在发布会上说,感谢特斯拉开放专利。

同年12月,乐视CEO贾跃亭通过微博公布了乐视汽车概念图,并且之后凭借着“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为主题的一场场激昂的演讲收获了无数的掌声,更是打动了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恒大集团创始人许家印等众多知名股东,拉来了几十亿元的投资轰轰烈烈进入了造车运动,被誉为“业内最会讲PPT的男人”。而乐视前员工张楚昕还记得,那时贾跃亭在开会时指着北京灰蒙蒙的雾霾天说:“你们看北京这样的天气,这种全部燃油车的状况能行吗?新能源车哪怕不挣钱乐视也要做,赔钱也要做,失败了也要做。”当贾跃亭将造车与治理雾霾、振兴中国汽车业的使命绑定后,张楚昕觉得:“这件事情很性感。”

一个月后,一位名叫沈晖的人宣布辞去沃尔沃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的职位,刚满45岁的他剪短了头发,选择重新出发,成立了威马汽车。与此同时,沃尔沃中国销售公司原总经理付强和上汽集团(600104,股吧)原CFO谷峰这样的在传统车企工作数十载的人也选择了离开,转身扎进造车新势力的洪流,创办了爱驰汽车。对此,付强表示,“1998年我们是打开中国汽车市场的排头兵,如今我们都是造车新势力的主力军。”

一时间,博郡汽车、合众汽车、天际汽车等造车新企大量涌入。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成立的造车新势力就有上百家。小米创始人雷军回忆起与李斌谈投资的那个晚上,他说:“当时,互联网造车概念特别热,好几百个团队在做,光找过我的就有20多个。等李斌来找我时,我一听到互联网造车就头疼。”

一场资本的狂欢

在一次持续到凌晨的谈话中,雷军忍不住问李斌:“你都功成名就了,为什么还要吃二茬苦、受二茬罪?”当时的李斌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一问题,却说了另一句话:“我没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但我愿意个人投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3亿元)来做这件事情。”

凭借诚意以及在业界积累的人脉与资源,很快,李斌便创造了“新造车开局神话”: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小米创始人雷军、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及汽车之家创始人、理想汽车创始人兼CEO李想,纷纷站队李斌所创立的蔚来。李想则拉来了美团CEO王兴、字节跳动CEO张一鸣为理想汽车助阵。何小鹏背后站着阿里巴巴、小米集团等豪华阵容,还有众多的造车新势力背后则站着各路大大小小的“江湖”资本。

在这四五年间,不断传出造车新势力融资的消息,一时之间,造车新势力声势浩大,挥金如土。

2016年3月,奇点汽车召开第一场发布会。奇点汽车CEO沈海寅把一台概念车开上舞台,然后告诉所有人,互联网造车不是PPT造车。2017年,蔚来汽车发布了第一款新车ES8,当时,蔚来汽车包下了9架飞机,邀请了超过5000位 ES8 的选号车主来参加活动。活动当天,国际当红摇滚乐队 Imagine Dragons (梦龙)到来,五棵松体育场人声鼎沸,附近的五星级酒店更是一房难求,这一场奢华的发布会价值八千万元。

2017年拜腾汽车创立之初,时任宝马全球副总裁的毕福康选择了加入,成为拜腾的领军人物。毕福康在组建团队时的原则是“不管花多少钱,只要最顶尖的人才。宝马的新能源部门几乎成建制地被挖了过来。之后,拜腾汽车又被曝出,分公司一年零食吃掉五千万元,员工的一盒名片费用高达上千元。

2019年7月,赛麟汽车在北京鸟巢举办盛大的“品牌之夜”活动。在这场耗资近亿元的发布会上,赛麟汽车CEO王晓麟邀请了一众流量明星,并携手旗舰车型赛麟S7全新勒芒版、赛麟S1、赛麟・迈客以及城市电动小跑车迈迈共同亮相。“当时,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开始大批发布招聘公告,薪资待遇与各大新造车势力一样都较高,有的人甚至辞去国有企业主机厂工作,加入赛麟汽车。”有赛麟员工表示。

风云突变

然而,2019年投资热度的急转直下,让几百家造车新势力还未真正经过量产交付大关,就随之倒下。

曾经经过贾跃亭大肆宣扬产品力足够和特斯拉分庭抗礼的FF91仍在不断跳票,经过数次“量产”承诺之后,大众仍未在市场上见其身影,只留FF官方微博显示,“坚信我们有能力在2019年向全球预订用户交付颠覆性及变革性的新物种”。而负债之下,贾跃亭也已逃至美国。

贾跃亭出走后,资本开始更严格地审视造车新势力。权威数据调查机构PitchBook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旬,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仅融资7.831亿美元,与2018年同期的60亿美元同比下滑87%,2018年全年为77亿美元。在2019年末,几百家的造车新势力中仅有大约10家造车新势力开始了量产交付,剩下的则面临出局。

拜腾汽车烧光了84亿元之后宣布破产,博郡汽车的CEO黄希鸣则在天津等待政府资金支援无果之后,面临歇业清算。王晓麟被指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被刑事立案,公司资产已被查封。

而仅存的造车新势力开始“节衣缩食”,蔚来进行裁员调整架构缩减规模,威马也取消了全员年终奖,理想汽车的发布会更是用两百万元就收场。与此同时,头部造车新势力迫切地迈入万辆大关进行“自我输血”。

留下,是幸运,也是不幸。造车新势力的交付产品需要接受的是更加严厉的市场检验,然而自交付以来,交付延期、自燃事件、质量问题、产品迭代问题暴发多起,包括威马EX5在温州某公路旁发生起火事件、西安一辆蔚来ES8在授权服务中心维修时车辆起火、小鹏汽车新版本定价引起争议遭到车主围堵、理想汽车遭遇断轴等问题。一时之间,质疑、批判纷沓而来。

此外,补贴政策的逐步退坡,也让国内的造车新势力更加焦虑不安。而特斯拉的国产化更让李想直言“灭顶之灾”。2020年6月6日,何小鹏发布了一张照片并配文“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照片中李斌搭着李想和何小鹏的肩膀,神情中都略显沧桑。而这张照片在业内看来,是造车三巨头在相互取暖。

扎堆上市

“造车行业淘汰了很多人,过去几年大家一路往上爬,最后只剩三四个,非常惨烈,我们一路也心惊胆战。但恰恰是因为它很难,但同时机会又很大,能够在这个行业执掌船舵的船长本身就很少。”蓝驰创投的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表示,他曾主导了5次对理想汽车的注资。

而对于存留的造车新势力来说,上市或许是唯一的出路。“找钱是我们的工作任务,找到了就活,找不到就死。”李斌曾坦言。

继2018年9月12日,蔚来汽车在美上市之后,理想汽车也于2020年7月30日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了第二位上市的造车新势力。除了理想汽车之外,准备IPO的中国造车新势力还有威马汽车、小鹏汽车、哪吒汽车等一批已经进入交付阶段的企业,其中,有消息称小鹏汽车将在下半年美股上市,威马汽车和合众汽车则计划登陆科创板。

王淮对记者表示,“新能源车企是需要大量的资本支持的,我认为资本市场的参与是非常有意义的,未来也有巨大的成长空间。以特斯拉为例,当时上市时财报并不好看,但投资人赌的是一个未来。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前几年是受政策驱动的,但到了今年,市场驱动的形态已经逐步清晰。”

2020年,特斯拉的市值超过了丰田,蔚来汽车的股价10个月以来翻了10倍,理想汽车上市当天大涨43.13%,市值逼近140亿美元,造车新势力似乎又开始“回光返照”。有业内人士认为,头部企业特斯拉和蔚来汽车等的市场表现,带动了资本市场对电动车的正面期望。

另有投资人向记者表示,自动驾驶可以将人的双手释放,这也就意味着人的时间也将被释放。未来的汽车不仅仅是一个交通工具,还承载着更多的服务,而一旦开发,这其中就有万亿的价值。

然而要想达到这一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在上市现场,面对媒体“理想汽车是否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候”的问题,李想也说:“其实并没有,更难的还在后面。”

或许,对于马斯克的“学徒们”来说,上市,也只是踏上了泥泞中的马拉松。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