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高质量投行和财富管理机构 专家称需要完全的市场竞争

本报记者 吴晓璐

近日召开的证监会年中工作会议提出,健全促进行业机构做优做强的制度机制,发展高质量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此前,证监会曾多次提及建设国际一流的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企业做大做强需要通过完全的市场竞争,根据自身战略发展需要和自身优劣势,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实现。“目前最恰当的做法是按照‘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的要求,为投行和财富管理机构发展壮大,提供市场化竞争的‘土壤’,创造一个优胜劣汰的营商环境。”

发展高质量

投行和财富管理机构

“目前,我国投行和财富管理机构的国际化程度、金融服务水平、人才储备、创新能力尚难与我国经济发展相匹配。本土投行提供的股权、债券、并购等金融服务所占市场份额总体偏小。在满足居民理财需求的过程中,境内金融产品服务的丰富性、专业性方面存在诸多短板。”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发展高质量投行和财富管理机构,是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和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内在需要。”

近年来,证监会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及要努力建设国际一流的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

去年7月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召开证券基金经营机构座谈会提出,行业机构要主动学习借鉴国际最佳实践,苦练内功,提升专业水平,努力打造国际一流的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

去年9月份,易会满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提出,强化中介机构的责任和能力,努力建设国际一流的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

去年12月份,证监会在答复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3353号提案时表示,将通过六项政策措施推动打造航母级证券公司。

今年6月份,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易会满表示,继续支持本土机构充分利用上海发展优势,努力打造国际一流的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

在今年的年中工作会议上,证监会将其作为一项任务发布。在资本市场改革背景下,发展高质量投行和财富管理机构,也具有重要意义。

刘锋表示,注册制改革背景下,资本市场对券商等中介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注册制下,上市公司只是满足了上市条件,券商投行业务需要进一步向前延伸,挖掘好的企业,同时提高辅导能力、定价能力、风险掌控能力等。

“对于财富管理机构而言,也有了更多的选择,是否可以准确评级并根据不同风险等级,给客户配置适合的投资组合,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刘锋表示。

李湛表示,在资本市场改革不断深入、直接融资占比趋势性上升的趋势下,券商一方面将迎来增量业务,另一方面也需要进行深刻的业务变革。高质量投行在定价能力、承销能力方面都是关键,组织结构、人才培养、资本实力与风控实力也都需要进一步升级。

另外,发展高质量投行也与注册制下压实中介机构的责任不无关系。“随着注册制的全面推广,高质量的投行发展已与中介机构责任紧密相连。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对中介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提高执业质量,提高招股说明书等信息披露文件的针对性、有效性,同时包括财务报告结论的客观性、公允性等,以督促中介机构在审核前切实履行尽职责任,强调中介机构归位尽责的理念。”李湛表示。

高质量投行应有

全球化资本运作能力

高质量投行应该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刘锋表示,高质量投行要有全球化的资本运作能力,全球化的投融资能力,即可以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其次,也要有吸引全球投资人的能力,即帮助全球投资人来中国投资的能力,有产品、通道、服务等;最后,需要具有为中国投资者进行全球资产配置的能力。“目前,很多券商已经有海外业务,经过多年的发展,部分券商初步具备上述能力。”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今年上半年,134家证券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34.04亿元,实现净利润831.47亿元。截至6月30日,134家证券公司总资产为8.03万亿元,净资产为2.09万亿元,净资本为1.67万亿元。

对于如何发展高质量投行,李湛认为,可引入优质的新竞争者,例如外资控股券商。外资控股券商已成功在国内设立,预计将成为内资券商的有力竞争者,尤其是在外资擅长的投行、资管领域。随着金融衍生品工具的丰富化和普及化,预计外资在衍生品领域的经验优势也将逐步体现。随着加大开放力度,能够倒逼本土机构尽快对标国际同行,全方位提升公司治理、投资管理业务能力和金融服务能力。

华泰证券大金融团队首席分析师沈娟表示,资本市场深化变革引导行业进入新一轮创新发展周期,券商需要以“经商”思维重塑专业比拼、协同发展的高阶业态。要实现质变跨越,需从顶层设计到落地实施的细致筹谋,而专业化经营的管理机制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根源所在。

“成功转型呼唤从根源上强化专业协同的内在基因,以管理模式革新自上而下驱动业务模式升级。现代化管理模式呼唤实现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探索由职业经理人组成专业经营领导层的管理模式、培育‘企业家精神+市场化激励+长期定力’三大人才要素,为高阶发展深植协同发展、专业比拼的内在基因。”沈娟表示。

打造国际一流

资产管理机构

在发展高质量财富管理机构方面,刘锋表示,需要对标国际水平,进一步提升从业人员的专业能力和执业能力。如公募基金,目前国内呈现的是“大而不强”的局面,部分基金经理仍然呈现出散户思维,投资行为短视化,业绩波动幅度大。“目前,国内公私募基金管理规模合计30多万亿元人民币,而国际上BlackRock(贝莱德)一家管理资产管理机构的管理规模就是7万亿美元,约49万亿元人民币。”

7月31日,为增强公募基金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支持行业机构做优做强,证监会对《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进行修订,更名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简称《管理人办法》),并公开征求意见。《管理人办法》规定,为打造国际一流资产管理机构,允许优质基金公司围绕主业,推进集团化运营。

兴业证券非银分析师许盈盈表示,当前135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中,有56家为券商系公募基金,数量占比达到41%,券商系公募未来或将进一步加大与券商大股东内部的集团化协作。《管理人办法》同时支持优质基金公司设立子公司专门开展资产管理及相关业务,有助于基金公司整合内部资源,完善业务链条,利好优质公司进一步发展。

此外,《管理人办法》也完善了公募基金市场化退出渠道,实现“进退有序”,强化“扶优限劣”。“当前公募基金市场已是红海竞争,在实现打造国际一流资管机构目标,以及公募退出机制推出背景下,头部优质基金有望做大做强,进一步提升行业集中度。”许盈盈表示。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