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越到假期越忙的武汉教培行业,终于在江城的酷暑来临时,结束了史上最长“寒假”。

受疫情影响,1月21日起,武汉教培机构全面停止线下授课。6月29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公告,宣布合规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从7月10日起,在经过所属的区级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评估后,可以有序线下复课。

武汉从冬到夏,教培行业却一直在“过冬”。

不过,危中也有机。在疫情倒逼下,行业虽被迫洗牌,却也给活下来的企业提供了逆势扩大经营的机会。

如今,线下复课已近一个月,疫情给家长们带来的心理障碍是否消弭?武汉教培市场规模逾100亿元,这一轮整合是否蕴含更多机会?后疫情时期,教培产业链有怎样的变化?带着这些疑问,支点财经实地走访武汉多个教培机构,并和负责人们聊了聊“涅重生”的感受。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最短的暑假

7月30日上午9时,武汉新东方培训学校天紫广场校区的三楼,陆续迎来不少中学生。在经过量体温、手部消毒后,学生们步入教室。

教室里,孩子们戴着口罩,间隔而坐,原本紧凑的布局如今疏朗了许多。相比之下,以往热闹的大厅等待区空无一人,家长们被要求在二楼的指定区域休息。

天紫校区是新东方武汉学校最大的校区之一,也是新东方申请复课的首批校区。在该楼层前台醒目处,悬挂着由武昌区颁发的“线下复课评估认定合格单位”的标识。6月底,该校区向武昌区教育局递交复课申请后,一周之内就完成了线下评估和审批。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新东方武汉学校的校长助理夏梦迪告诉支点财经,截至7月底,新东方武汉学校的58个校区中,已有超过半数拿到了线下复课申请批复。

“得知即将复课的时候,我激动得哭了。”聚师优学的校长田健如是说。

今年是田健进入教培行业的第11年,他坦言这次疫情是他从业以来遇到的最大危机。

聚师优学是一家K-12教培机构,主校区位于盘龙城,有学生700余人,在武汉属于中等规模教培机构。如果不是突发的疫情,聚师优学的一个新校区应该已经开业了。而眼下,他能做的是让主校区恢复线下教学。

田健用“争分夺秒”来形容教培机构线下复课的节奏,而这源于暑期班的重要性。

据支点财经向武汉多家机构求证得知,暑假的营收约占全年营收的40%,利润约占全年的50%,故而业内有“一年之计在于暑”“得暑假者得天下”的说法。

一家机构负责人表示,即使错过了寒假和春季招生,只要能抓住暑假,仍有修复业绩的机会。所以,赶在暑假复课,对教培行业而言无疑是极大的鼓舞。

武汉市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协会(以下简称“民办教育协会”)秘书长范汨介绍,截至7月底,武汉市持有教育主管部门核发的办学许可证的1400余家正规培训机构中,超过七成已获得了复课申请批复。

不过,这个暑假实在太特殊了。因为按照武汉市公布的复学复课计划,高中阶段于8月10日才开始放暑假,初中阶段8月10日就要返校复学,这意味着2020年的暑假不但短暂而且分裂。

从表面看,教培机构只需按高中、初中分阶段开课即可,但实际上,暑假变短后对招生的冲击极大。

首先,招生时间大大缩短。据了解,一个年级在暑假通常可以开2-3期班,机构可以边开课、边招生。但是,今年的暑假只够开一个班,从复课通知发布到开课,留给机构的时间不到半个月,招生压力大增。

其次,课程集中度高导致科目减少。在采访中,一位准初二学生的家长告诉支点财经,去年暑假给孩子报了语文、数学、外语三个班,今年只报了数学和英语,“之前一直上网课,暑假没休息几天,很快又要开学了,不想给孩子那么大压力”。

此外,受省外其他地区疫情影响,一些家长对线下复课仍有芥蒂,使得部分初中阶段的学生直接放弃了校外暑假班。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新东方按照复课要求准备的防疫物资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漫长的寒冬

尽管压力很大,但武汉的教培机构仍然奋力一搏,大有要一举夺回上半年损失的势头。

那么,疫情对上半年武汉教培行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从多个受访机构的回应可以得出结论:冲击是有的,但正规教育机构并未遭受致命性打击。

不久前,民办教育协会对170余家会员单位进行了调研,今年上半年,这些机构的总体营收减少约30%。夏梦迪称,新东方武汉学校上半年的业绩与去年基本持平。田健也表示,上半年总体亏了一点,不过等暑假结束基本上可以做到盈亏平衡。

创办于2014年的轻轻教育,是一家提供一对一在线教育服务及上门教学服务的全国性机构。该机构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武汉公司在疫情期间的营收逆势增长了20%。

绝大多数教培机构在疫情中活了下来,情况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企查查向支点财经提供的数据也能佐证这一点。截至8月6日,武汉市今年注销的教培相关企业仅11家,而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81家。

出现这种结果,线上教学功不可没。

对教培行业来说,线上线下融合是绕不开的关键词。科技的发展,让教培行业的场景多元化。与完全停滞的餐饮、旅游等行业相比,“停课不停学”的大背景给教培机构“开了道口子”,为他们在这个漫长的“寒冬”赢得喘息之机。

聚师优学的田健介绍,正月初三,学校管理层决定开展免费线上教学,以维护学生黏性。“当时只觉得是短期手段,没想到疫情会持续这么久。”田健说,随着疫情的发展,到二月底,聚师优学开始对线上课收费,收费标准与线下课一致。

新东方是最早开展线上有偿授课的机构之一。夏梦迪介绍,1月21日,武汉学校管理层就讨论决定,教学从线下转为线上,“家长们的接受度比我们想象的要乐观,生源流失率大大低于预期。”

有人认为,线上课不用支付房租水电,转为线上课利润会更高。对此,田健和夏梦迪都不以为然。

夏梦迪算了一笔账:在新东方,为了保证教学质量,线上班与线下班的人数基本一致,因此人力成本、线上场地成本都不比线下少。不仅如此,新东方武汉学校还推出一班一个助教模式,给每个班级额外增加一位助教,此外还有直播设备的投入。

田健表示,线上课使用的平台也需要支付费用。为了保证线上教学的效果,在使用了多个直播平台后,聚师优学选择了现在的平台,每月需要支付2万多元的使用费。

正因如此,多数K-12教培机构并没有调低线上课收费标准,只是给学生赠送了免费视频课。

范汨也证实,武汉K-12教培机构早期线上课大多是免费公益的,相当于一段“磨合期”,在课程品质得到用户认可后,大都成功转为了收费课程。

不过,相比K-12教培机构,艺术类教培机构因为并非“刚需”,日子要难熬一些。

武汉一家美术培训机构有三个校区,疫情之前,学生总数超过500人。该机构一位姓宋的校长坦言,美术培训的线上课效果并不好。相对于文化课的“口口相传”,艺术类教培对线下体验感的要求更高,加上学生大多是学前班等低龄段儿童,线上课的教学效果往往不尽如人意。为了吸引更多学生上课,他将线上课的收费定得很低,大约是线下课的三分之一,收入只能勉强支付老师们的工资。

“今年上半年虽然只能开展线上教学,但校区还得保留,三个校区每个月的租金近4万元,在线下复课之前,都是我要硬扛的成本。”上述宋校长表示。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聚师优学团队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意外”的收获

就如硬币的两面,疫情给教培行业带来的并非全是负能量,还有意外的收获。

前述美术机构的宋校长称,除了升学等因素,疫情让该机构流失了大约10%-15%的生源,这在同行中,已经算不错的成绩,他将之归因于“花了很多心思来做客户维护”。

从2月1日起,该机构的公众号上先后推送了50余集动画片视频美术课,一节课的时间大约25分钟。这些视频展现了机构的教学实力,得到了家长和学生们的肯定。“早就有计划做这个课程,但以前忙于学校的教学和经营,在疫情期间才有闲暇来做这件事。”

轻轻教育也借势完成了业务模式的调整。该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在疫情之前,轻轻教育的线下、线上业务占比各一半。疫情暴发后,该机构全部转为线上教学,未来,在线教学将成为该机构的主流业务形态,占比将超过85%,只有少部分低龄学生会保留线下教学。

他认为,这是用户的选择,体验过在线学习的方式之后,很多家长和学生会继续选择在线模式,因为有线下无法比拟的优势,除了便捷、安全,还可以通过AI和大数据,记录学习轨迹,自动分析学习情况等。

另外,疫情还在无形中推动行业的进步。

首先,合规企业增多了。

作为教育大省湖北的省会城市,武汉的教培市场规模可观。范汨介绍,2019年,民办教育协会的170余家机构总营收超过70亿元,如果计算1400余家合规企业的总营收,这个数字至少过百亿元。除此以外,市场上仍然存在一些尚未合规的机构。

疫情从某种程度促进了行业合规化的进程。根据规定,疫情后,教培机构想要申请线下复课,前提是必须证照齐全,这个要求倒逼教培机构合规化。

疫情期间,武汉爆出多个教培机构因经营困难“跑路”的新闻。范汨介绍,截至目前,协会仅1家机构退出并注销,“这家企业证照齐全,不是因为没钱了跑路,而是完成退费等流程后良性退出这个行业”。

其次,疫情让教培相关产业得到快速发展。

为了活下来,中小规模的培训机构被迫开始网课教学,这给不少从未涉及线上的机构增加了技术成本,许多机构直接使用成熟平台上网课――这就给相关互联网公司带来了发展良机。比如,腾讯课堂今年已累计服务了超过4亿用户。

何正林是光谷一家互联网企业的投资人,此前投资过教培等多个行业。他告诉支点财经,在嗅到行业“风口”后,公司用4个月研发出一款在线教育服务平台――好课多。在平台上,培训机构和个人可以轻松搭建网校,开通直播课,销售付费教学视频。

支点财经注意到,一家名为“森林象文化艺术工作室”的机构上传了多个原创教学视频,其中一个售价199元的课程,在7月20日上线当天就卖出了5000多元。

何正林介绍,好课多从7月份开始试运营,已吸引超过3000家中小型培训机构入驻,每天新入驻200-300家,完成网校建设并上传课程的商家超过65%,日活会员超过5万。

何正林的目标是将好课多做成教育行业的“淘宝”。目前,平台免费提供给培训机构和个人使用,类似于淘宝的市集店,机构也可以付费选择导流插件等增值服务。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时刻紧绷疫情防控的弦

不论是新东方这样的头部机构,还是聚师优学等中小型机构,都面临同样的问题,那就是疫情防控是否会常态化。

从目前来看,武汉教培机构对此所持态度是乐观谨慎的,随着线下复课的启动,武汉教培行业的疫后重建正在提速。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新注册了约3.57万家教培相关企业,注销、吊销相关企业1.17万家,新增数量超过2.4万家。今年上半年,因疫情的影响,行业调整的趋势明显放缓,新注册企业数仅为3.01万家,注销、吊销数量0.74万家。

不过,进入7月份后,新注册教培相关企业数量达到9113家,同比增长24.97%,为今年来最高。在武汉,上半年新注册量较2019年同比下降48.88%,7月份,新注册的教培相关企业有29家,也是今年最多的一个月。

范汨表示,行业恢复生机,一方面是疫情的影响持续减弱,另一方面得益于政府对行业的扶持。

今年4月,武汉市九部门联合印发通知,公布支持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有关政策和措施,包括减免租金、税费,贷款展期、延期付息等。多个受访机构均证实,已经享受到了相关政策。一家名为哲杰课堂的教培机构负责人朱女士介绍,租用的其中一个校区隶属于一家行政事业单位,目前该单位实行了“免3减6”的房租优惠。

在线下复课快速推进的同时,各机构也在思考危机再次来袭时的应对之策。

“如果疫情出现反复,扛过来肯定没问题。”聚师优学的田健说,线上教学随时可以再捡起来,“不一定能活得多么好,但肯定垮不了”。

从事美术教培的宋校长说,如果疫情再次发生,可能会从线下完全转入线上。

新东方武汉学校的暑期班招生同比有较大幅度增长,初一等关键年级的招新趋势向好,让新东方武汉学校对新的财年业绩重燃希望。

“行业逐步重回正轨当然是好事,但教培行业涉及学员的健康安全,疫情防控常态化这根弦还是要绷紧。”范汨表示,如果疫情出现反复,受影响的不会只是教培这一个行业,但因为受众是学生群体,所以会格外受到社会关注,行业也会特别慎重。北京、大连等地,就因为疫情防控形势变化,教培行业先后按下暂停键。他同时建议,家长们应选择证照齐全的合规机构。

目前,民办教育协会已提醒各会员单位,要为下半年可能出现的疫情防控形势变化做好充分准备。

记者丨肖丽琼

编辑丨何辉 吴玲

【小编推荐↓↓↓】湖北兄妹创业17年,如今公司要上市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小编推荐↓↓↓】中百集团(000759,股吧):免税牌照已申请,新董事长已就位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武汉教培行业重启,竟有意外收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支点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