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汽车产业困局

今年是全国汽车产业发展非常艰难的一年,上半年全国汽车产销量同比下降17%左右,上汽、东风、比亚迪汽车销售数量同比分别下降30.24%、17.6%、30.45%,几乎所有的汽车企业营收和利润都存在不同程度下降,汽车行业发展正在面临着困难。国际汽车产业也出现了大面积亏损,从已经公布的财务报表看,大众、通用、戴姆勒二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分别下降23.2%、53.47%和29%,雷诺上半年亏损约74亿欧元,日产二季度亏损约27亿美元,有机构预计全球汽车销量将同比下跌22%,发展形势严峻。

今年以来我国汽车产业出现了急剧下滑,疫情冲击是主要的原因。疫情对汽车产业的冲击在供需两个方面,从供给方面看,由于汽车生产是国际分工合作,我国汽车发动机、变速箱、车桥三大件的一些关键零部件,还需要从德国、日本、韩国、美国等汽车生产商购买,由于疫情影响,很多工厂停工停产,中断了国际商贸往来,汽车产业链处于停摆状态。从需求方面看,由于疫情必须进行物理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导致汽车4S店关门,市场销售冷清。疫情对汽车产业发展的冲击是强烈的,但也是短期的,各地政府出台了信贷、奖励、免税等一系列措施,汽车产业将会逐渐恢复产能。

从长期来看,目前全国汽车保有量已经达到2.7亿辆,汽车产业已很难再继续保持过去高速增长的势头,以2018年为分水岭,全国企业市场进入阶段性调整阶段。2018年全国汽车产销量结束了28年的连续增长,增速双双由正转负,2019年延续了下行的态势。从汽车产量上看,2018年全国汽车产量同比下降4.2%,2019年进一步下降7.5%,降幅要比上一年高3.2个百分点,下降幅度在加深;从汽车销量上看,2018年全国汽车销量下降2.8%,2019年下降了8.2%,比上一年高5.4个百分点,汽车销量在进一步萎缩。

我国汽车产业发展正处在下行通道,但并不意味着我国企业市场已经饱和。从世界银行公布的数量来看,我国千人汽车拥有量为173辆,远低于美国837辆、英国579辆的水平。与我国人均GDP相当的巴西有350辆,差不多是两倍。考虑到我国的面积、人口密度、道路交通设施、石油供给等多个方面的因素,应该说,我国汽车产业发展还有一定的空间。实际上,全国汽车销售恢复较快,6月产销量同比分别增长22.5%和11.6%,这也印证了我国汽车产业市场依然有不小的潜力。

在全国汽车产业整体速度下行的同时,汽车产业格局也在经历着深度调整,市场增量、市场结构都有很大变化,后疫情时代的汽车市场主要呈现两个方面的特点。一是对豪华汽车的需求在增长。在汽车销售整体疲弱的情况下,豪华车的销量逆势增长,2019年豪华品牌国产车型销量增长8.1%,高出总体乘用车增速16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豪华车销量依然保持了1%的增速,其占总体乘用车销量的比重为13.5%,比2015年提升了7.5个百分点。二是汽车电动化和智能化需求增长。2015年全球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41.9万辆,2019年已增长至221万辆,5年间翻5倍。新能源汽车领军企业特斯拉给传统汽车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在物联网和智能化方面大幅提升,有机构预计在今年特斯拉销量仍有望大幅增长。可以看出,汽车的市场需求结构在升级,已经从“有没有”到“好不好”转变,对汽车质量的要求在提升。

随着汽车保有量的不断提高,汽车存量市场也日趋活跃,二手车市场快速发展。二手车市场不断扩大,2019年交易量为1492.3万辆,是2001年的40倍左右。在新车销量下降的情况下,2018年、2019年二手车交易量分别增长11.46%和7.96%。二手车市场已经成为汽车产业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环节,是汽车增量市场的有益补充,二手车市场的价格最终也将影响到新汽车的销售。

我国汽车产业的规模巨大,汽车产业占GDP的比重达到10%左右,汽车的产业链也很长,全国汽车零部件企业超过10万家,生产了全球80%以上的零部件,汽车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后疫情时代,经济和产业发展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我国汽车产业应当适应市场的变化,进一步调整产品结构,抓住科技革命的契机,加大对核心技术研发和关键零部件制造,其一,在传统汽车制造领域,要在燃油系统、变速箱、电喷系统等方面加快自主研发;其二,在汽车智能化和电动化上,要扩大我国在电池、电机等方面的优势,加大对汽车芯片、传感器、技术平台的研发力度。我国汽车产业经过多年发展和技术积累,已经具备了坚实的基础,在部分领域具有比较优势,要推动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关键是要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摒弃“以市场换技术”的老路子,加大国产替代力度,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对汽车电动化和智能化市场开发给予政策支持,不断降低汽车企业创新的成本,鼓励企业进行技术创新,实现弯道超车。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