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相逢迫切的“上市心”:滴滴加持下 港股IPO或为输血“续命”

喜相逢迫切的“上市心”:滴滴加持下 港股IPO或为输血“续命”

  如何生存下去,成了喜相逢的关键词。

  近日,汽车融资租赁公司喜相逢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招股书,拟主板挂牌上市。

  这已经是喜相逢第三次冲击资本市场,二度向港交所递表。2015年12月,喜相逢在新三板挂牌,但仅一年就因其股份在新三板交投量稀疏而从新三板除牌。2019年12月,喜相逢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不过在随后6个月内再无更新,6月底申请失效。

  时隔一个月喜相逢再度递交招股书,可以用“迫切”二字形容。而这背后其实与喜相逢难堪的现状有关。

  滴滴加持 喜相逢增利难增收

  公开资料显示,喜相逢成立于2007年,隶属于喜相逢集团有限公司,CEO为黄伟。2012年之前,喜相逢主要以经营性租赁的方式提供汽车租赁服务。自2012年开始将业务模式的重心转放在汽车零售及融资业务。

  据灼识咨询报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就交易量计算,喜相逢于中国第三方汽车零售融资租赁公司中名列第9,市场份额为1.8%。排名前5的相关公司市场份额分别为22%、8.8%、6.9%、6.6%和6.6%。

  如果说2012年是喜相逢的第一个转折点,为其发展打下了基础,那么2018年便是第二个。

  2018年,喜相逢开始为滴滴出行的网约车提供汽车租赁解决方案;同年11月,喜相逢与滴滴全资子公司北京车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增资协议,后者以3000万元认购喜相逢3.41%股份;2019年12月,北京车胜的离岸控股公司Hit Drive再次向喜相逢投资2000万元或等值港币。IPO前,Hit Drive共持有喜相逢5.13%股份。

  但巨头滴滴的加持并未将喜相逢带出“盈利难”的困境。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喜相逢的营收分别为7.83亿元、10.23亿元、10.76亿元,呈现稳定增长态势,但营收增速有所放缓。2020年前4个月,受疫情影响,喜相逢营收同比减少46.7%至1.85亿元。

喜相逢迫切的“上市心”:滴滴加持下 港股IPO或为输血“续命”

  但喜相逢却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2017年至2019年,喜相逢年度利润分别为6082万元、5994万元、1535万元。2020年前4个月,喜相逢首次出现亏损,净利润-1350万元。

  从招股书来看,销售和营销费用或许是喜相逢盈利难的根本原因。2017年至2019年,喜相逢收益成本分别为5.48亿元、7.14亿元、7.11亿元,其中销售及营销费用分别为4.21亿元、7.46亿元、8.88亿元,行政费用分别为为8.92亿元、10.49亿元、12.59亿元。

  据了解,2019年喜相逢利润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网约车业务的拓展,导致成本增加。而2020年前4个月出现亏损,喜相逢解释称,这主要是因为疫情影响,2020年2月并未开工,导致年度利润产生亏损。

  风险缠身 急迫上市或为“输血”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汽车租赁行业来说,经营需要庞大的资金周转,不少企业就因现金流承压的问题而倒下。对于喜相逢来说,资金流动性充足与否,或许关乎生死。

喜相逢迫切的“上市心”:滴滴加持下 港股IPO或为输血“续命”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喜相逢融资租赁应收款项平均结余分别为4.78亿元、7.07亿元和9.69亿元。而2020年前4个月,喜相逢的应收款项平均结余甚至高达10.36亿元。同期,融资租赁应收款项平均结余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0%、69%和90%,呈现持续增长态势。喜相逢在招股书中也披露了相关风险。

  伴随着融资租赁应收款项的持续增长、居高不下,喜相逢净流动资金缺口也在增加,借款不断攀升。2017年至2019年,喜相逢一年内应偿还借款分别达3.66亿元、6.49亿元及7.16亿元,可见喜相逢承受着较大的偿债压力。

喜相逢迫切的“上市心”:滴滴加持下 港股IPO或为输血“续命”

  招股书显示,2017年到2019年及2020年前4个月,喜相逢的存货成本分别为4.88亿元、6.32亿元、5.91亿元,整体不断攀升。2017年到2019年,其存货平均周转天数为67天、105天和133天。而2020年前4个月,该项数据已经增至438天。

  此外,喜相逢还面临着负债高企的问题。2017年至2019年,喜相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5.60%、63.20%、75.90%,进一步扩大。而据节点财经统计,同行业玩家易鑫集团、东正金融同期负债为64.21%、69.50%、60.27%,67.26%、73.95%、61.18%。对比之下,喜相逢的表现属实难以让人满意。

  与此同时,疫情也给喜相逢的业务造成了较大的冲击。招股书风险因素中提及,新冠疫情爆发期间,由于网约车需求下降,喜相逢的网约车汽车经营性租赁业务已受到严重影响。此外,爆发疾病或其他疫症或公众对爆发该等疾病的忧虑可能会对行业造成短期影响。

喜相逢迫切的“上市心”:滴滴加持下 港股IPO或为输血“续命”

  天眼查资料显示,截止发稿时,喜相逢有1182条法律诉讼,其中多为租赁合同纠纷,这无疑也为喜相逢带来了较大的法律风险。

  但向好的是,喜相逢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其业务正处于复苏阶段。2020年5月、6月,喜相逢新订立融资租赁协议的数目已分别恢复至2019年同月份相应数目约86.5%及74.5%,而已售新汽车的数目分别稳定恢复至2019年同月的相应数目约40.6%及46.4%。喜相逢董事认为,新冠疫情不会对其造成长久影响,只会短暂影响其业务。

  综合来看,在疫情与风险之下,喜相逢此次上市募资或许是为了筹集经营资金。而时隔一个月就再次发起上市申请,或许也能说明“输血”是喜相逢迫在眉睫之事。但财务数据是否过关、成长性是否能满足资本市场期待,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喜相逢的业务是否会如其董事所言般,答案还需留给时间。但如何度过困难时期,无疑是悬在喜相逢头上的难题。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喜相逢会千方百计地“活下去”。

(责任编辑:王荣智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