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城兄弟危险试探:上市的福与祸

蓝城兄弟危险试探:上市的福与祸

  出品:财经网(博客,微博)事

  作者:章严

  媒体关注

  多年以来,作为蓝城兄弟(BlueCity)的创始人,耿乐在采访中总是以谦恭示人,对自己事业的谦恭,对服务人群的尊重,对公司步步壮大的谦恭。他时刻在强调着理想主义者的初心,掩饰商人的野心。

  耿乐不止一次地畅想,“如果我们最终真的上市了”,如何如何。

  “有机会不被并购,我们就争取走上市。在纳斯达克敲钟那一刻,它的社会意义远远大于其资本意义。让人们看看中国同性恋的生存状态,中国同性恋互联网公司有多牛逼,这是我最期盼的事情。”

  终于,在北京时间2020年7月8日,LGBTQ社区蓝城兄弟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BLCT”。

  蓝城兄弟也如愿成为了投资人眼中的“独角兽”。

  对耿乐来说,敲响上市的钟声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成功。

  经营蓝城兄弟多年来,耿乐或许正在完成自己向商人的蜕变。上市,对蓝城兄弟必然是一个划时代的结点,另一方面,也是耿乐完成某种意义上的转型的一个开端。

  1 消失的精致

  蓝城兄弟的前身是创立于2000年的淡蓝网,是国内首家服务于性少数派人群的网站。2011年,网站用户突破100万。

  2012年对耿乐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彼时,耿乐还是一名端着铁饭碗的警察,领导们无人知晓他在淡蓝网上的成绩,更无人知晓他的同性恋身份。

  被动出柜之后,耿乐在警察和淡蓝网之间选择了后者。

  同年,致力于为男性同性恋群体建立社交平台的Blued APP在安卓与IOS系统同时上线。

  更为重要的是,淡蓝网由于在艾滋病防治方面做出的出色影响与宣传工作,2012年11月,耿乐作为民间艾滋病防治机构的代表,受到李克强总理的接见。

  这也让耿乐更加坚信,艾滋病防治是淡蓝网乃至蓝城兄弟日后持续发展不能离开的领域,无论是以何种形式。

  在官方的加持下,耿乐迅速获得多个在大型场合为蓝城兄弟站台的机会,包括一年一度的乌镇互联网大会,包括央视公益广告,包括观众群体广泛的《奇葩大会》。

  Blued作为最典型的垂直社区,其最核心的资源是用户,如何吸引用户,在考验着管理者的智慧。

  “他们有着极为挑剔的消费理念,较高的审美情趣”,这是耿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对男同性恋群体最直观的理解,或者,也可以看成是一位商人对Blued用户的一种高级讨好。

  在历届《奇葩说》的舞台上,都不乏颇具话题度的同性恋选手,比如樊野,比如姜思达,比如蔡康永。人们似乎对男同有了某种过高的固有印象,美貌,聪慧,幽默,时尚。但是事实上,性取向本身的平等与差异与这些并无关联。

  在很多个场合,耿乐过度地将这些臆想中的优点强行嫁接在所有的男同身上,这本来就是对性向平等的一种亵渎。

  时至今日,经过多年商界的磨练,耿乐已然不只是当初在淡蓝网站上抒发心情、寻求认同的生涩少年了,他通过自己曾经作为少数群体之一的身份成功把自己融入了大多数商人之中。

  检验商人的诚意,必然不是看他怎么说,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

  Blued自上线之初,就代表着社交领域的一种“小而美”,相互理解之美,平等之美,尊重之美,志趣相投之美。

  这种小而美得到认同的速度十分之快。2020年6月递交的招股书显示,Blued App用户合计已达4900万,覆盖印度、韩国、泰国、越南等地区。

  随着用户的增加,平台管理却没有相应地进步,经营者对用户体验的懈怠让这种“美”在被逐渐弱化。Blued的注册门槛非常低,几乎是任何人都可以注册,只要在生日栏的输入能够保证用户已满18岁。

  开启实名认证不该成为技术上难以攻克的难题,或许在开启这一通道的过程中蓝城兄弟受到了另外的阻力。并且,APP上显示,Blued作为一款社交软件,其上一次系统更新是在2018年4月,已经超过两年的时间没有进行任何优化了。

  当blued推出会员服务时,用户们普遍反映,会员并不具有增值服务,而是非会员只能拥有减值服务。

  另外还有其他APP平台的用户反应,Blued铺天盖地的广告已经影响了他们对其他软件的使用,将广告无差别推送给所有用户,并且以极高的频率出现刷存在,已经使其在网友心中的印象分打了折扣。

  同时,经营者对盈利的需求加大,Blued在2016年加入网络直播的大潮,至今直播已经发展成为Blued盈利的主要来源,占据90%以上。但是用户的使用体验却越来越差,直播内容良莠不齐,“十分的低智与庸俗”。曾经少数人的精神绿洲,如果不加治理与规范,在不断的滥用中也会沦为心灵荒原。

  随着社会环境的宽容,同性恋群体逐渐被大众接受,逐渐融入正常的实体生活。艾滋病防治将成为Blued最大的救命稻草。如果蓝城兄弟在APP的整顿上还是无所作为,任由一张自拍与一句轻佻的撩拨就能够成全两个陌生人之间的相互慰藉,即使不被当做“艾滋病”严重程度加重的替罪羊,也无法再在艾滋病防治领域抬头了。

  如今,Blued不再面临成立之初频繁的举报,但是如果不想要重蹈ZANK的悲剧,蓝城兄弟就需要自行加强审查与监督。

  2 危险试探

  绕开巨头已经垄断的领域,尽量避免与其产生正面冲突,是很多垂直社交软件的发展法则。Blued也不例外,作为针对男同性恋人群建立的社交软件,试图在一家独大的腾讯手中分一小杯羹汤。但是,事实上,似乎和很多小众的社交APP一样,他们共同沦为了一个跳板,为腾讯做了嫁衣。人们在Blued上认识之后,往往会跟一句:“加一下微信吧。”这样来看,Blued不能维护关系,只能建立关系,也就脱离了社交软件的基本属性。

  这其中有经营者的原因,也有Blued本身针对的人群特殊性的原因。

  一个成功并具有规模的垂直社交产品,在满足基本的社交产品的定义基础上,应该是具备排他性的,用户不希望在这上面干和已有社交产品一样的事情,而且他们愿意在这里建筑独立的虚拟网络形象,并长期维护在这上面的关系。

  但是,蓝城兄弟在维护Blued的过程中,最大的亮点也只是服务人群的不同,把握住了同性恋群体需求的市场先机,在此之外,蓝城兄弟没有在产品与服务商做出更多的革新。

  无论是2016年提出的互联网+艾滋病防治,或者赶上直播风潮实现企业盈利,都是采取了移花接木的方式,在已有的盈利项目上,穿上同性恋社交的外壳。无一例外地表明了蓝城兄弟的诚意还不够。耿乐必须明白,自己只是抢先吸引了一个领域与一群人,想要长久的维持用户的忠诚度,必须创新,必须具有特色。

  同龄恋群体作为少数群体,属于“输出型”群体,即渴望得到认同,渴望汇入人海,受到与常人无异的待遇,至少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上来看,他们属于被动小众,期待能够不被带上“少数派”的标签。与“输入型”群体不同,“输入型”群体本身来自人海,他们的小众是有意为之,自己建立起来与世俗隔离的小众文化圈,他们欢迎更多的人加入他们。因此,随着社会包容性的增强,这就导致Blued乃至蓝城兄弟文化有限公司所真正服务的用户会逐渐流失,换句话说,Blued的使命周期是很短暂的。

  另一方面,即使男性同性恋群体的人口数量较为客观,在我国保守估计就有7000万人。Blued此前专注的同性恋群体为一线城市群体,如果继续下沉至二三线城市乃至乡镇,也许会开辟出更大的空间。但是,人群的特殊性也使蓝城兄弟面临着较为明显的用户人数天花板,无论耿乐在垂直领域做到多么极致,辐射人数毕竟十分有限,获利空间受限,自然不会得到资本青睐。

  耿乐也意识到了这点,尝试开启全方位挖掘行业红利。

  蓝城兄弟另外针对同性群体的娱乐、健康等需求,已经陆续推出了直播、荷尔健康、蓝色宝贝等相关业务。作为蓝城兄弟旗下营收重点的荷尔健康,出售处方药的HIV阻断药。但是信息显示,荷尔健康具有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许可证书、二类医疗器械经营备案凭证、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但是并不具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

  最为人诟病的是,Blued明码标价提供海外代孕,甚至可以“定制”特定特征。2019年一季度,Blued蓝色宝贝与荷尔健康项目收入109万元,到2020年第一季度猛增至722万,涨幅高达560%,这也就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同性恋人群借助Blued代孕生子。

  目前,国内对于代孕持严厉打击态度,《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第3条第2款指出:“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蓝城兄弟这一举措很显然钻了空子,在海外国家开展代孕业务供国内需求,已经违背了国内大多数人的价值观,不可能被舆论广泛接受。

  从约见到阻断HIV再到代孕,这个由blued构建的同性恋群体生意闭环,几乎每一环节都是一颗定时炸弹。

  3 上市的福与祸

  据2020年6月份披露的蓝城兄弟招股书介绍,蓝城兄弟此次融资将用于三个方面:首先是业务扩张,包括营销和宣传活动,以获得用户和加强蓝城兄弟的品牌;其次是技术和开发,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能力的投资;再次是一般公司用途,包括营运资本需求和潜在的战略收购、投资和联盟,这将进一步加速公司成长。

  通篇看来,蓝城兄弟一步一步一览众山小的野心可见一斑,只是这一套用来说服投资人的言辞是否能够在未来变现为打动用户的革新与进步,还需要时间的考验。

  今天,正对着蓝城兄弟公司的回转廊口的是条铁路线,闲暇时望过去就是来来往往的列车,这是耿乐为公司选址时侯的坚持:公司无论在哪里,窗外一定要望见铁路和火车,因为这些轨道都无一例外地通往秦皇岛,那里是他刚开始创业的地方。

  只是如今,耿乐在“不改初心”上的践行被搁置了。

  对于投资人来说,他们看重的并不是Blued本身作为一款社交软件的盈利能力,而是同性恋群体背后与之息息相关的更宽市场疆域。

蓝城兄弟危险试探:上市的福与祸

  蓝城兄弟目前旗下的四个子公司分别代表了不同领域的业务种类,包括淡蓝(北京)传媒有限公司,从事宣传,印发等工作,甚至还参与过微电影的制作;荣耀之城成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同性恋题材的游戏,但是用户寥寥;蓝色宝贝(北京)医疗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主营辅助生殖,北京蓝城佑宁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为一家医药公司,售卖HIV阻断药物等。

  耿乐已经开始挖掘业务广度。且不说在垂直社交领域蓝城兄弟做的如何,其纵深挖掘是否表达了足够的诚意,至少在急于拓展多项业务上来看,蓝城兄弟对盈利的渴望明显步子跨的过大。

  资本成了蓝城兄弟的指路针,使得蓝城兄弟在没有建立完整的生态链的情况下,就试图打造完备的利益圈。

  很快,也许目前蓝城兄弟的主要盈利方式直播方式也将成为过去时,耿乐的焦虑在于,他无法确定蓝城兄弟是否能够搭乘上下一班时代的列车,再次实现Blued的焕发。因此,他转移了自己在垂直社交领域的精力,开始关注更广法的更迅速的变现产业。

  但是,他忽略了他所从事的领域,需要专业的人来做专门的事,需要构建医药学多方位的生态领域,需要更加成熟的企业运营,以及忠诚度更高拥抱度更紧的用户。

  不可否认,纳斯达克上市带给蓝城兄弟的喜悦是巨大的,但也只是一个新的开始。成功的企业家,尤其是已经成为行业领头者的企业家,绝不是满足于现状的。Blued APP 上8年以上的资深用户说:“Blued的影响力确实很大。但我感到遗憾的一点是,它没有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做更多积极的事情。”

  在顺为,鼎晖这样强大的资本作后盾时,耿乐应该停下来思考的,是自己的初心该以如何体面与诚恳的形式继续下去,还如何稳住那些“装了卸,卸了装,装了又卸”的用户,维持用户的信任与安全感。

  蓝城兄弟上市时的股票发行价16美元,募资8480万美元。首日开盘价为20.4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27.8%,开盘后30分钟内,蓝城兄弟两次停牌,最高成交价35.89美元/股,涨幅达124%。而截至今日,时隔一个月,其股价跌至15.04美元,较发行价更低。

  这也许说明了一些问题。越过山丘之后,即便映入眼帘的是金黄的麦田,在抵达之前,还有纵深峡谷与激流。

  结语

  社会环境的宽容,使蓝城兄弟的生存压力减小。但是,企业的进步与发展是需要一点重量的,起初这一点重量是背负在背上的生存考验,后来会逐渐内化为一种企业前行的动力,沉淀为企业本身的分量,再后来,它会变成企业扛在肩上的使命感与责任感。

  当蓝城兄弟不再负重前行,那么无论多么诱人的蓝图,都只是空中楼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访网原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