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小区停车位不应私有化

居民小区停车位不应私有化

【念念有余】

同样一个车位,大家都可以使用,效率自然高,这跟共享单车类似。

余胜良

私家车位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在一些大城市,或者中小城市的核心区域,这些车位的升值速度,要超过他们所属小区的住宅物业。

进入深圳的某些居民小区,常常有大量空位,但无法停靠,上面写明某个车牌,标明了私属身份,车子拐来拐去,幸运的话也能找到一个边缘角落,不过幸运的时候往往不常见。

本来不怎么紧张的停车环境,由于部分车位提前锁定,而变得紧张,私家车位也就更加值钱。

车位本来可以频繁使用,同样一个车位,大家都可以使用,效率自然高,这跟共享单车类似,几个人可以使用一辆车。一旦有车位被私有化,就跟自行车私有化一样,使用效率肯定会降低。

自行车私有化没多大关系,其他人可以购买自行车解决。但是,车位私有化后,车位没有办法增加,只能去抢剩余车位,私有化车位越多,市场供给减少。

这就会因为制度设置不合理,让资源稀缺更厉害。

一些车位所占地面是防空设施,不允许私有,管理者和使用者采用长期租赁的方式,这是私有化的变通,是事实上的私有。

私有化后就变成了一种权利,有些可以独立转让,甚至还有一些炒作者将其金融化,批量买入某些区域,制造或者增加稀缺,并从稀缺中渔利,这个群体并没有帮助解决问题,而是靠制造问题谋利。

私有化车位整体上没有创造价值,而是靠增加困扰和麻烦,让部分拥有者变得更加有钱。一般情况下,在车位不够的情况下才有人去私有化车位。

有人有钱,可以享受比别人更好的生活,这无可厚非,比如家里可以装修更漂亮,可以买更大房子,用更奢侈品牌,买更豪华的车,但是有些带有公共属性的资源,最好不能一买了之。一部分业主的确非常便利,早晚回家就有车位等着,但凭什么让其他人就没车位可用。当然如果买的是别墅,是独立车位,自家使用合情合理,或者是非常豪华小区,车位供应异常充沛,那也没多大关系。

停车场管理者有买卖车位的动力,这应该严格禁止。除非车位非常充裕,所谓非常充裕,可以列一个简单标准,即车位最小空余超实际需求的30%以上,比如小区峰值需求为100个,小区有130个停车位。在资源不稀缺的情况下,有人要想办法有个车位,愿意掏钱来锁定一个,影响他人的概率较小,如果伴随小区车辆增多,车位和使用高峰接近,那就要解除私有化,这一点应该写在合同里,就会吓退炒作者。

除了本小区内的停车歧视,还有一种是对小区外的停车歧视,这种更为普遍。最近在深圳经常遇到某些小区停车场入口写着“月卡”车道,或者非本小区业主汽车禁止入内,或者外来车辆禁止入内,有些是小区管理者在疫情期间采取的防护措施,有些是因为小区没有多余停车位。

小区内私家车位,是将产权私有化而减少供应量,小区拦起来不对外,则是靠私域占有减少供应量。

在整个城市都为停车位焦虑的情况下,在政府还在鼓励增加汽车消费的情况下,就应该千方百计释放停车位,各种停车场,都应该实时监控停车数量,非车位已满的情况下,不得拒绝车辆入内,如果是住宅小区,停车位不够,除了车满不入内,还可以规定外来车辆在某个时间点后禁止驶入,否则将征收惩罚性停车费。

提高城市供应水准,分清公有私有的界限,将本来可以共享的车位尽可能共享化,才可以在车位数量不变的情况下,让更多车辆跑起来,停得好。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