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价走高下的深圳水贝珠宝市场众生相

金价走高下的深圳水贝珠宝市场众生相

吴家明/摄 官兵/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吴家明 李明珠

“今年的生意有点难,同比去年跌了近5成。”在水贝泰美珠宝园,邱经理在这里经营珠宝生意已经好几个年头。对比国际金价强势上扬,不少水贝片区的珠宝商铺反映,今年的生意可以用一个“难”字来概括。

近日,国际金价再创新高,一举突破每盎司2000美元。在国内黄金珠宝行业有这么一句话:“中国珠宝看深圳,深圳珠宝看罗湖,罗湖珠宝看水贝”,这句话道尽了水贝在全国黄金珠宝行业的重要地位。国际金价的强势表现引发关注,证券时报记者近日探访了水贝黄金珠宝集聚区,看看水贝黄金珠宝产业的发展沉浮。

批发市场玩起零售

“大妈”变理性

“跟10年前相比,水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邱经理说,“这里以前是一个果菜仓库,后来改造成了一个珠宝园。”

企查查数据显示,广东是黄金相关企业数量最多的省份,从黄金投资相关企业数量来看,深圳独树一帜,共有6349家企业。作为中国最重要的珠宝产业聚集地,水贝已经汇集了数千家黄金珠宝法人企业和众多个体经营户,水贝生产加工也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经过数年的城市更新,IBC水贝珠宝总部大厦、水贝金展珠宝广场、水贝金座、水贝银座、特力珠宝大厦、水贝国际……多栋甲级写字楼项目已经出现,“水贝黄金珠宝CBD”已然成型。走在贝丽北路,你或许还会被一面“墙”所震撼:一栋旧工业厂房改造的写字楼,外墙挂满了各个珠宝公司的招牌。

不过,就在水贝一路、水田二街和田贝四路两旁,记者发现了一些空置的店铺,还贴上了招租电话。一家银饰店的老板告诉记者,今年疫情带来的冲击还是很大,“旁边这家开了快10年的黄金饰品店,以前是水贝为数不多可以零售的街铺,今年也关门了,很可惜。”

在水贝金展珠宝广场、万山珠宝等大型卖场,记者看到许多店铺都打出“一件可享受批发价”的广告。不过,多数以非黄金类的饰品为主。金展珠宝广场一家珠宝首饰店铺的销售黄女士告诉记者,现场来的多数还是批发客户,所以看起来人并不多,现在金价大涨金饰也是一天一个价,批发商拿货也很谨慎:经济大环境下黄金饰品的销售肯定会受到冲击,但七夕、婚庆季等珠宝销售传统旺季即将到来,需求量会相对较大。

那么,金价上涨对相关商家的生意有何影响?黄女士表示,金价一直在涨,我们产品的价格也在随时调整。幸运的是,我们之前拿的原材料这半年都溢价近30%,而且整体来看最近生意已经比前几个月好了一些。“以前我们还给香港的公司代工,但今年那边要的货少了,我们就加大内地市场的销售投入。我们发现,今年一些黄金摆件、金钞金币等产品比以往畅销,这些产品具有更多的投资收藏价值。”

近日,记者在水贝周大生(002867,股吧)的实体店向销售人员询问时,店员表示当天金价是每克590元,而两周前仅仅在每克520元左右,而近期由于七夕做推广活动,每克减30元。与购买黄金饰品相比,金条更受顾客青睐,该销售人员上月底就卖出一块200克的金条,当时市价在10万左右。

记者采访了多家商铺发现,珠宝商目前主要担心的是金价的急涨急跌,所以水贝的初级经销商销售策略采用的是以需求来订货的模式,鲜有人去“囤金”,像2013年的“大妈”抢购黄金的现象并没有出现。还有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近日出售黄金的客户明显增加,导致黄金回收业务格外火热。毕竟,很多去年买入金条的投资者已经拥有每克100元的浮盈,纷纷逢高抛售锁定收益。

后疫情时代

水贝需加速品牌化建设

虽然黄金价格不断创新高,但来自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全球金条与金币投资需求在亚洲需求疲软的拖累下大幅下滑。由于部分市场仍在施行的封锁措施、高企的金价以及消费者受可支配收入缩水的影响, 导致上半年全球的金饰需求下滑46%。

世界黄金协会中国董事总经理王立新表示,第二季度中国黄金市场整体呈现出复苏态势,但反观上半年,受制于金价高企以及消费者可支配收入下降,中国的金饰需求仍然低迷。业内对下半年国内金饰市场的前景看好,预计因疫情而推迟的婚庆活动或将提振金饰需求,进一步助力市场复苏。

深圳TTF高级珠宝创始人吴峰华从2002年就开始在水贝做珠宝生意,他见证了历史上数次黄金上涨时期水贝市场的变化:这一次可真的大不一样,很多同行都在挣扎过冬。他形象的把珠宝行业比喻成“高原的湖泊”:冻的最早,融化的最晚,受疫情的影响更是明显。

“这次金价高升对于整个行业的打击是雪上加霜,因为只有做黄金的企业库存升值,但是整个产业链来讲是下跌了,因为有进价的成本,黄金价格太高了以后,消费也受到很大的抑制。” 吴峰华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候显得很无奈。

在吴峰华看来,未来的水贝一定是向着提高产品设计时尚感、还有附加值高的方向整体实现转型提升。吴峰华坚信,只有这样的水贝才有出路:深加工和提供附价值,通过高级珠宝的工艺,把材料价值转化成艺术作品和设计作品的价值。

此外,西方各大品牌都把营销中心放在中国,对于本土的珠宝企业也形成非常大的外部竞争。而水贝目前还是一个制造中心,更多承担的是产业链的集散,并非营销和品牌中心。吴峰华表示,后疫情时代,水贝的珠宝商家必须要加速品牌化建设,通过品牌建设来带动整个产业链的提升。

不管黄金价格如何变化,从实体店销售转向线上线下相结合,是未来水贝零售模式的一个方向。记者发现,众多水贝珠宝企业纷纷投入人财物布局线上经济,成立直播团队,与电商平台合作,助推传统产业加速迈向直播时代。

而在金展珠宝广场等多个卖场,记者发现各个卖场都建立了直播基地,有商家告诉记者,入驻基地的商家需使用基地指定快递公司和珠宝检测机构。开通直播权限不需要收费,但需缴纳1万元基地保证金。

“在水贝,路人手里提着的塑料袋里面,也许就装着金条或是珠宝,有人把珠宝当做垃圾被丢掉的事情也发生过,因为水贝的珠宝就是这么多。”这看似一句玩笑话,却没有半点夸张。不管是暖春还是寒冬,水贝黄金珠宝产业依旧继续向前。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