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中国两代全球化成功企业家一同进入历史三峡。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文丨字母榜 ID:wujicaijing

  作者丨蒋晓婷

  编辑丨花生

  1995年,华为的全球化适时起步。那时距离1946年3月,英国首相丘吉尔发表铁幕演讲已经过去49年,世界从冷战的肃杀中挣脱,各种限界逐渐消失,经济一体化在加速。当年,欧元孕育成功、WTO问世、一家名字叫网景的公司诞生……

  彼时,多边贸易体系和互联网产业同时盛行,中国开始擅长出口导向型经济。

  从美国考察归来的任正非,写了一篇《赴美考察散记》感慨:“中国人不出去看一看,闭门造车,不仅不可能赶上别人,而且可能从时代的列车上摔下来。”

  此后中国申请“入世”的节奏越来越快,华为在全球市场的份额飞速增长。在贸易全球化机遇下,华为依赖“农村包围城市”的价格和服务优势,薄利多销让产品在世界遍地开花。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任正非

  2001年,中国加入WTO,当时张一鸣正在读高三,华为扎根到美国达拉斯。4年后,百度在美国上市,当日收盘价比发行价高出353%。对美国人来说,“中国概念”真正来了。

  美国是中国企业出海绕不过去的关卡,那儿互联网公司林立,通信巨头扎根,华尔街之狼遍地,是骡子是马,企业乐意去那儿遛遛。

  2009年3月30日,华为的美国达拉斯研究所内,两个中年男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他俩分别是华为全球销售与服务总裁胡厚,以及美国第三大有线电视公司Cox的无线业务副总裁Stephen Bye。胡厚现场承诺,将向Cox交付高质量无线网络,用产品和服务持续向北美市场的客户提供支持。

  这场看似平平无奇的商业合作背后,却是华为嵌入全球化市场的一大里程碑。在此之前,华为在非洲和中东拥有44%的市场份额,在欧洲牵手所有全球知名移动运营商,北美市场对华为来说,是最后的堡垒。

  华为在北美拥有近1000名员工,用8年时间终于啃下全球化战略的最硬的骨头,助推华为以净利润增幅超100%的成绩,跻身全球第二大设备商。

  同样是2009年,张一鸣第一次独立创业,创办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结识日后投资字节跳动的海纳亚洲合伙人王琼,并开始表露对资讯产品的兴趣,为创办今日头条打下基础。

  而这一年互联网圈最重要的事,是谷歌退出中国。这个分水岭意味着互联网的全球化开始漏风。雅虎、亚马逊、Ebay水土不服,在商业竞争中不得不败走归国,中美科技力量逐步从“差距”走向“区别”。

  2014年9月阿里在纽交所上市,成为美股史上最大的IPO,开盘大涨36.32%。全球政要,包括美国总统都想结识马云。此后5年,阿里巴巴的募资规模一直位居全球历史第一。

  这年9月,张一鸣也出现在美国,这是他第一次来硅谷。参加极客公园组织的硅谷行,一周时间拜访Facebook、Google、Airbnb、Tesla、Y Combinator等科技企业,同样坚定了字节的全球化战略。

  不同于任正非用散记抒志透着焦虑感,张一鸣总结这趟行程,几次感想分享一以贯之是自信满满:中国科技公司的“黄金时代”正在来临;中国公司在执行力上不仅不输给硅谷的公司,甚至还要更强。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张一鸣

  期间数次被各地投资人问到有没有进军海外的打算,张一鸣说自己的回答每次都是一样:当然有,我们正在招兵买马。

  2016年,文化贸易在国内进入行动阶段。当年文化部联合商务部等印发的《开拓海外文化市场行动计划(2016―2020年)》。此后大数据、云计算、社交媒体、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在文化贸易领域的应用加快了步伐。文化全球化成为大趋势。

  次年,Tiktok、“网红”李子柒先后扬帆出海。后者爆红YouTube,积累千万粉丝。Tiktok则用3年内攀上巅峰。今年6月、7月两次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非游戏应用,相较去年同期,增长了7.3倍、7.6倍,根据投行Piper Sandler的半年度调查数据显示,超过60%的美国青少年每月至少使用一次Tiktok,而美国的本土产品Twitter、Facebook的使用概率则是41%、36%。

  谁也没想到,在谷歌回归美国10年之后,美国会下注逆全球化。科技铁幕落下。

  8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扩大美国的“净网行动”,行动针对中国科技的五个领域:运营商、应用商店、应用程序、云储存以及电缆。这些新的措施是对今年4月宣布的5G网络“净网倡议”的扩展。

  “一个总统,兼具投资家、黑手党特质,他用枪指着Tiktok走向了一场婚礼……”这是《纽约时报》描述的一个场景。

  显然,这场婚礼的主角是张一鸣。张比任正非小39岁,教育背景、成长环境天差地别,但在全球化战略上,两人的态度空前统一。

  2018年6月,张一鸣在第22届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上演讲,直言不讳华为是字节的榜样,“华为在海外搭建电信的基础设施,构建了全球网络的连接,成为全球范围内的基础设施,我们希望能够实现中国软件移动应用的全球化。”

  Tiktok还处于酝酿阶段的2016年,张一鸣在年底的TMD乌镇闭门会议上也曾遥远致敬华为。

  一边不讳言BAT短视,“在一个非常有前景,非常长的跑道上,就应该低空飞行。把利润用到更深层次、更大规模的投入,他们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

  一边把理工直男仅有的赞美词汇都送给了华为。说华为是国内唯一一个全球化且技术领先的大企业。“华为比互联网公司更难国际化,但比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国际化做得好。”他还说自己和多位华为工作人员取经,希望未来积极、耐心的出海。

  作为先行者,华为的国际化战略,其实是源于焦虑。

  20世纪80年代、90年代初,国内通信设备市场是跨国大企业的天下,日本NEC、富士通、美国朗讯、加拿大北电、瑞典爱立信、德国西门子、比利时贝尔和法国阿尔卡特八家产品瓜分,俗称“七国八制”,这些企业不仅设备互不相同,靠着垄断技术,价格昂贵,装一部电话需要5000元的初装费,让整个通信市场混乱不堪。

  出生便遭遇国际企业围攻,从基因上讲,华为的成长躲不开国际化战场的拼杀。赶上90年代通信网络建设的黄金十年,国家出台政策扶持民族通信产业,华为走“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在跨国企业的夹缝中找到农村突破口,踏遍塞上高原、边防海岛、山区小镇,用物美价廉的优势打开局面,在国内脱颖而出,积累出海的底气。

  1994年任正非带队赴美考察,发现中美技术差距后,很快确定全球化战略:未来3-5年,华为的产品研究系统,市场营销,生产工艺装备及管理,公司企业文化和经营管理全面与国际接轨。

  初期就近试水香港、俄罗斯两地,效果并不好。香港是全球电信公司的聚集地之一。华为需要直面西门子竞争,产品接二连三发生意外,工作人员要在机房打地铺,通宵达旦调试设备

  出征“俄罗斯”,用华为副董事长郭平的话说,则是两眼一抹黑。华为副总裁徐直军曾带高管去俄罗斯推广产品,两个星期没有看到客户的影子。莫斯科大街的商店门口则竖着大牌子:本店不出售中国货。长达4年时间,华为在俄罗斯有据可查的是只拿到一笔38美金的合同收入。

  和跨国企业相比,华为没有规模,没有技术优势,只能入驻偏远、动乱、自然环境恶劣的 “鸡肋市场“,从0开始攻非洲、占中东、夺南美、征亚太,曾经一度在刚果遭遇武装力量包围,子弹射入办公楼墙壁,炮弹炸毁隔壁的大楼,差点命丧当地。

  在这片市场,华为也被称为“价格屠夫”,用低廉价格优势,将设备点亮全球。1999年,华为海外业务收入不到总营业额的4%。到2004年,华为的销售额462亿,海外市场189亿,占总销售额的41%。业务范围覆盖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家运营商,和欧美国家包括德、法、英、加拿大等14个地区的运营商有了初步合作,再次和爱立信、诺基亚、朗讯、西门子在国际市场短兵相接。

  也因此走上国际化2.0战略――以土地换和平――以同盟或者合作方式拓展欧美市场。诸如和3Com成立合资公司,和摩托罗拉进行战略合作,到2007年牵手美国移动运营商Leap Wireless,为其部署城市3G网络建设,华为终于进入美国,并在2009年积累下1%的份额,撬开美国市场这块钢板,真正成为一家全球化企业。

  和华为相比,字节跳动的出海显得主动得多。

  2012年字节跳动成立初期,张一鸣就做好了全球化准备。“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追求规模化效应的产品,五分之一根本无法跟五分之四竞争,所以出海成为必然。”

  最初的三大产品――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和火山小视频都孵化出国际版,分别是TopBuzz、TopBuzzVideo和Vigo Video。

  2016年抖音出生后,Tiktok就在出海的弦上,蓄势待发。

  不同于华为的打法,Tiktok作为互联网产品,出海战线短平快。通过自产加收购双管齐下,Tiktok上线前后,字节接连收购美国短视频应用Flipagram,国内短视频社交应用Musical.ly――这个已经登上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iOS第一名,截至2016年7月,Musical.ly在美国地区用户超过9000万,接近全国居民的三分之一――快狠准直击全球化战略对手腹地,在美国市场和Facebook正面开战。

  用户增长也在砸钱。TikTok重金邀请明星网红入驻,大批量广告投放,2018年砸下12亿美元,2019年广告费翻3倍,每天能烧300万美元。

  也不同于华为自始至终被巨头围追堵截,Tiktok作为短视频时代的创新产品,一扫过往创业模仿硅谷模式,山寨美国互联网公司的路数,打破中国互联网公司无法输出商业模式的成见。

  在全球范围内图文向视频大迁徙运动中,字节跳动作为先驱企业,再加上算法推荐技术优势,正走向反向北美市场输入商业模式的历史阶段。即便Facebook用Lasso、Reels包抄进攻,谷歌孵化Tangi,都难以伏击Tiktok。

  截至目前,Tiktok下载量超过20亿次,全球日活7亿,Tiktok海外分析师张欣(化名)相信,如果没有美国从中作梗,2020年Tiktok的用户规模一定会超越facebook、Youtube等巨头。

  华为、字节两家公司出海史的另一面,就是一部和美国政治圈的斗争史。

  和华为相比,字节的全球化进程无疑是幸运的。前者用20多年在全球织起通信应用网络,后者则在短短3年内追平。

  去年4月,任正非和张一鸣同时被评选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登上美国《时代》杂志。任正非被选为业界泰斗,当选的理由是:任正非发挥的影响力意味着不再有任何大国能够承受得起忽视华为所付出的代价。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张一鸣被选为业界领袖。同样是全球化的江湖地位,“从量化指标来衡量,张一鸣是全球顶尖创业家。字节跳动是世界最具价值的创业公司,在全球推出的十几款移动产品拥有逾10亿月用户。”

  但他们在美国都碰了壁。

  2013年11月20日,任正非在内部讲话中放话,“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攻进入美国的,什么叫潇洒走一回?光荣去走进美国。”

  在任正非眼里,美国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市场。不仅在于美国每年的电信设备采购量占全球电信开支的一半。也在于强敌环伺,摩托罗拉、朗讯、爱立信等国际型大企业在此扎根,是华为必然要验证技术能力的地方。

  任正非1994年赴美考察,最后一站便是达拉斯――北美国际经贸大都市、全球最大的物流集散中心,也是仅次于硅谷的高科技研发中心。拥有全球2250多个世界级公司研发基地。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20世纪90年代后期,华为在达拉斯建立研究基地,随后再建研究所。到2001年3月,华为高管在达拉斯郊外租下一层楼,由胡厚坐镇,下定决心要在美国通信市场撕下一道口子。

  首先应战的是美国思科,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思科先给下马威。内部成立“打击华为工作小组,2002年底,思科指责华为侵犯其知识产权,很快发起产权诉讼,列出长达77页的诉状,指控华为涉及 专利、版权、不正当竞争、商业秘密等21项罪名。

  从法庭到舆论场,硝烟持续近2年,直到华为合纵连横,和思科的老对手3Com联手制衡,思科才后退一步,在2004年7月,双方签下和解协议。

  经此一役,华为作为初生牛犊单挑美国通信业巨头,丝毫不落下风,很快在美国名声鹊起。同时也树大招风,引起企业及政府的忌惮。

  2007年,华为联手国际资本收购3Com之时,临门一脚被美国议员提交反对议案,认为收购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

  2009年,华为在强敌摩托罗拉、朗讯、爱立信中间,夺下1%的市场份额,迎来全球化战略的关键时刻。

  但蜜月期并不持久。

  2010年7月,华为参与竞购摩托罗拉的无线业务资产,在出价高的情况下,意外败给日本诺西。据《经济参考报》援引中兴通讯(000063,股吧)研究院研究员邱昊的分析,诺西收购摩托罗拉无线业务,不但能获得华为和摩托罗拉合作时期的所有技术,还能在市场份额上打击华为,取代其全球第二的位置。

  8月,华为参与Sprint Nextel供应商招标,被共和党参议员反对,又拿出华为可能破坏美国的国家安全的借口。

  2011年2月,华为200万美元收购美国3Leaf Systems公司部分资产的申请则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驳回。

  胡厚发出公开信,要求美国政府就所有针对华为的质疑给予正式调查。1年之后,美国国会发布调查报告称,华为设备可能用于监听,禁止华为在美国销售电信设备。理由依然是会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

  期间华为曾短暂进入过美国,2015年在美国推出手机设备,但到2018年,美国又双园踩缦盏乃荡牵竺裰诓灰郝蚧罚⒁蠹幽么蠼故褂没璞浮K焦叵翟俅伪浪

  这场长达20年的攻防战,任正非很少对外发声。被美国纳入实体清单后,华为依然越活越好,运营商考察数量增长49%,在全球拥有超出了85000件专利,在5G领域占据强势领先地位。截至目前,2020年Q1阶段,全球5G通信设备市场中,华为以35.7%的市占率稳居第一。IDC 发布的Q2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数据,华为以占据全球20%的市场份额,首次成为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第一。而其官网公布的上半年业绩显示,在疫情影响下虽增长放缓,但总收入45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1%,净利润率增长9.2%。

  去年1月任正非频繁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特意感谢过特朗普,感谢他的宣传,让全世界人民知道华为的好。他还承诺,未来3、5年内,华为有信心继续领先全世界。

  对字节而言,摆在眼前的也是一场持久战。

  不同于华为掌握专利优势,互联网产品可替代性强,不进则退。Tiktok的两大核心市场印度、美国先后被禁用,美国CFIUS要求字节必须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目前Tiktok最需要做的便是及时止损,弯道潜行。

  张一鸣在公开信里写得清楚:不会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字节跳动的官方账号也明确表态: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

  张欣告诉字母榜(ID:wujicaijing),即便失去印度、美国市场,Tiktok不会放弃任何全球化机会,“德国的数据还在走高”。截至目前,Tiktok在欧洲、拉美、韩国、中东、北非、东南亚等地均有市场。

  而据Takesomerisk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截至6月15日,Tiktok在德、英、法、意大利、西班牙分别拥有550万、540万、440万、300万和350万的月活跃用户。欧洲仍然是一片蓝海。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法国总统马克龙TikTok视频截图

  7月初,法国总统马克龙开通个人TikTok账号,以实际行动表示支持。8月3日下午,路透社援引英国太阳报消息,称字节跳动将把TikTok总部迁往伦敦,英国开绿灯支持,国际贸易部已经准许此提议。字节官方也做出肯定回应:考虑在美国之外的主要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更好服务全球用户。

  不出意外,Tiktok的下一步重心将在欧洲。截至目前,法国、德国政府官员均表示,没有封禁Tiktok的打算。

  与此同时,Tiktok的运营还需进化。张欣说,Tiktok虽然成绩好、增速快,但问题也很明显。根据对美国用户的数据调查显示,tiktok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搞笑软件,没有长期持久的吸粉能力,内部正计划向内容多元化转型,以寻找新的增量市场。

  正如个人的奋斗离不开历史的进程。企业的存亡同样能照见时代的侧影。

  在商品贸易、文化贸易上,我们都一路坎坷前行,而今先后遇上了“美国优先”、“技术脱钩”和“净网行动”……

  8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项行政命令,将在45天后禁止美国国民或企业与TikTok及其母公司中国企业字节跳动、微信及其母公司腾讯进行业务往来,违反规定者将受到处罚。

  在“技术铁幕”之下,华为和字节跳动会如何做?

  2019年3月,华为起诉美国政府,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状,指控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外媒记者会上,直言不讳这是反击手段:因为美国国会始终无法提供支持其限制华为产品的(法理)证据。同时他也声称,华为有证据表明美国政府涉嫌入侵华为服务器。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接受美国CNN采访时,任正非同样正面刚:美国国家制度三权分立,没有对华为经过审判就颁布法案禁止,美国自己就违反了法律。“不管(诉讼)能不能成功,但华为必须在一种广阔的范围内和美国博弈。”

  任正非也提到,华为的生存不存在任何问题。华为有9万多项专利,在美国注册11500多项核心专利,美国企业也在用华为的专利产品。 美国和中国断开之后,是美国公司的损失,“美国失去13亿人口这么大的市场”。

  张一鸣在其两封公开信中提到了两个关键词,不认同,不放弃。不认同美国CFIUS必须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要求,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同时他也提到,自己对Tiktok的未来充满信心。

  这是任正非、张一鸣应对美国霸凌的态度。也是中国公司的共识。8月4日,李开复直面回应:对美国没有证据就控诉Tiktok感到不可思议。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8月6日晚,美国一则行政命令直指腾讯。而腾讯在港交所发布一则澄清公告,声称正在审阅行政命令的潜在后果,以便更全面理解其对本集团的影响。

  根据经济观察报援引华泰证券(601688,股吧)的研究数据,微信用户大多在国内,美国用户数量少,变现水平低,被禁不会对广告营收产生影响。游戏方面,美国地区的游戏收入占海外游戏收入20%,占腾讯整体收入不足1%,一旦被禁,对腾讯影响不大,反倒是美国的一半游戏产业会遭殃。

  据白宫方的说辞,行政命令仅限微信以及微信相关公司,不涉及腾讯持股的游戏公司。

  在字节方面,针对美国政府的这则行政命令,发出强硬声明:针对美国政府始终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也不依法行事,字节将全力采取一切可行的措施,确保法治不被摒弃,公司和用户获得公正的对待。

  和华为一样,字节也选择诉诸法律手段维护权益。声明中提到,如果美国政府不能给予字节公正的对待,字节将诉诸美国法院。

  而自1995年以来,两代企业家艰苦努力,在全球化、互联网经济的大背景下,中国的高科技产品、服务及商业模式创新终于走到世界前列。不幸的是,中国科技企业宿命般地遭遇到,美国的政治周期和科技铁幕策略。

  然而,几代企业家们始终坚信,高科技是世界经济未来一、二十年中最关键的驱动力,任何外部霸凌和所谓的“铁幕”都不能影响他们全球化的信心。

  【参考资料】

  1、《华为全球圈地战今年将迎来变身关键时刻》,2000年4月20日,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

  2、《中国成互联网企业发展关键 美公司扎堆来抢先机》,2005年6月5日,搜狐IT;

  3、《弹指进入入世后过渡期 中国企业面临"大考"》,2004年11月30日,东方网;

  4、《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对话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2018年3月22日;

  5、《创华为:任正非传》,华牧著;

  6、《时代2019年全球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任正非 张一鸣上榜》,凤凰网科技,2019年4月18日;

  7、《华为:美国会始终无法提供证据 因此被迫采取法律行动》,环球时报,2019年3月7日;

  8、《张一鸣硅谷行记:中国科技公司的“黄金时代”正在来临》,IT时代周刊,2020年8月6日。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