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潮中逆势翻身 *ST毅达一周后恢复上市

本报记者 李慧敏北京报道

在退市制度空前严厉、已有14家上市公司被强制退市的2020年,在诸多混迹于资本市场多年的“奇葩股”接连离场之际,一家此前问题多多的老牌上市公司、在暂停股票上市一年后,却再次“翻身上马”以全新面貌重返市场。

8月11日,*ST毅达公告称,公司于8月10日收到上交所通知,根据安排,公司股票将于2020年8月17日在上交所恢复交易。

有分析人士表示,*ST毅达这样一家具有悠久历史、又被各色人等轮番洗劫、进而沦为劣迹斑斑被普遍认为病入膏肓的上市公司,能够在“退市常态化”的大环境下恢复上市,不得不说创造了个“小奇迹”。“如果不是有个‘信达爸爸’,*ST毅达欲实现‘咸鱼翻身’那就是天方夜谭。”上述人士认为,可以想见的是,“信达爸爸”对于底子太“潮”的*ST毅达的救助应该是一场异常艰苦的战争。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叶小杰认为,*ST毅达恢复上市,绝不意味着监管尺度有任何放宽的迹象,恰恰相反,这种脱胎换骨的重组,真金白银的救助,扎扎实实做实业,与“忽悠式重组”具有本质上的不同。*ST毅达案例恰恰是资本市场上一个新的“正气”样本,也不应再用“妖股”“妖王”等标签去定义和炒作。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了解到,*ST毅达1992年8月上市,2019年初信达证券-兴业银行(601166,股吧)-信达兴融4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兴融4号资管计划”)成为控股股东,2019年初7月被暂停上市。

暂停一年后恢复上市

上海中毅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毅达”,“公司”或“上市公司” )于2020年8月10日收到上交所《关于同意上海中毅达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恢复上市申请的通知》(【2020】247号),根据安排,公司股票将于2020年8月17日在上交所恢复交易。股票恢复上市后在风险警示板交易。

公司恢复上市的股票种类为A股与B股,A股股票数量为375,574,590股无限售流通股,B股股票数量为360,360,000股无限售流通股。

恢复上市首日,公司A股股票简称为“NST毅达”,股票代码为600610,公司B股股票简称为“NST毅达B”,股票代码为900906,复牌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

恢复上市次日起,公司A股股票简称为“ST毅达”,公司B股股票简称为“ST毅达B”,公司A股与B股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均为5%。

在28年前的1992年8月5日,*ST毅达,这家在中国纺织机械厂的基础上,由社会法人,个人及境外法人、自然人参股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正式上市。

三个月前的2020年5月7日,*ST毅达向上交所递交了股票恢复上市的申请。其提交申请的底气源于2019年年报。

年报显示,*ST毅达2019年度实现经审计的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约为1.9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98.40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901.59万元,截至2019年年底,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4437.63万元。

同时,中喜会计师事务所为*ST毅达2019年财务报告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保荐机构华创证券经核查发表明确意见,认为公司具备持续经营能力,具备健全的公司治理结构、运作规范、无重大内控缺陷。

向前追溯两年,2017年、2018年*ST毅达连续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相关规定,自2019年7月19日起被暂停公司A股和B股股票上市。

“信达爸爸”全力救助并购解困

这家曾经连续巨亏、资不抵债、高管员工全部失联、公章及财务会计资料下落不明、子公司失控的问题公司,2019年完成了脱困与债务重组。2020年一季报显示,*ST毅达股东总数约为7万户。

自2017年11月开始,*ST毅达及子公司陆续出现资金链断裂、无力支付员工工资、员工辞职潮爆发等情况,上市公司子公司先后出现失去控制、主营业务逐步处于停滞状态。

2019年6月延期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其2018年营业收入为0,净利润为亏损5亿元。2017年公司亏损达到11.42亿元。截至2018年底,*ST毅达已经资不抵债。

*ST毅达解释称,由于在2018年丧失了对厦门中毅达、新疆中毅达、深圳中毅达、贵州中毅达及鹰潭中毅达的控制权,主营业务全部处于停滞状态,整个公司处于非正常状态。

与此同时,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披露显示,*ST毅达前任非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具体工作人员已全部失联。上市公司公章、营业执照、财务会计资料下落不明。

而在2018年年报披露前几个月,信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证券”)作为控股股东兴融4号资管计划管理人临危受命。

2019年初,*ST毅达公告称,控股股东由大申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信达证券-兴业银行-信达兴融4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信达证券作为控股股东资管计划的管理人,代为行使股东权利。

实际上,该项控制权变更是缘于*ST毅达原控股股东大申集团质押融资违约后的司法处置。

而在接下来的*ST毅达脱困及申请恢复上市过程中,信达证券与中国信达(01359.HK)可谓功不可没,*ST毅达尽享“信达爸爸”的福荫。

而帮助*ST毅达实现脱困,最关键的还是重组并购。2019年11月,*ST毅达完成了对赤峰瑞阳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赤峰瑞阳”)100%股权的现金收购。参考经贵州省国资委备案的资产评估值,赤峰瑞阳100%股权的交易价格确定为7.6亿元。

对于失控的子公司,*ST毅达也完成了清理。据介绍,截至2019年年底,公司已经处置了所有失去控制的子公司,同时退出了观山湖PPP 项目及子公司中观建设的股权。

在新管理层上任后,*ST毅达积极与主要债权人沟通,通过债务重组、债务豁免等方式解决了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的重大债务问题。

2019年11月至12月,*ST毅达关联方中国信达贵州省分公司分别与彼岸大道、喀什农商行、厦门银行签署《债权收购协议》,收购了上述债权人对*ST毅达、子公司的债权;盛云投资为公司提供3800万元资金支持,同时代公司向益安保理、文盛公司、弋阳小贷等债权人偿付了和解金并受让信达资产贵州分公司债权,协助公司完成了债务重组。

2019年12月31日,*ST毅达与盛云投资签署《债务豁免协议》,盛云投资豁免公司对其债务2.66亿元及其对应的利息、罚息、滞纳金或违约金等费用(如有)的清偿义务。盛云投资受让厦门中毅达股权后,公司收到《债务豁免通知》,厦门中毅达放弃主张对公司1.15亿元债权的权利。

盛云投资背后同样是信达的身影。

披露显示,盛云投资由贵州云福化工100%控制,贵州云福化工100%隶属贵州新福投资,后者最终由中国信达及贵州国资方面控制。

脱胎换骨恢复上市并非制度放松

“分析*ST毅达的一系列披露,可以看出,信达并非是主动对*ST毅达去施救,实际上,资管计划被动成为控股股东,是信达证券作为其管理人对7万小股东的救助和对国有资产的自救。”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叶小杰如是分析。

叶小杰强调,对于信达成功对*ST毅达施救并恢复上市一事,必须要有正确清醒的认识。

“此案例说明的,绝对不是对垃圾股恢复上市规则放宽,或者是‘忽悠式重组’以及财务造假的处罚力度变松变软。”叶小杰表示,相反,恰恰是这种脱胎换骨的重组,真金白银的救助,认认真真地保护小股东,这种做法才是资本市场真正应该被鼓励的动作,这与那些“忽悠式重组”具有本质上的不同。*ST毅达案例恰恰是资本市场上一个新的“正气”样本。

“另一方面,*ST毅达的重组解困,并没有引入一些所谓的风口、高科技等概念资产,而是仍然基于一个扎扎实实的产业,一个普通的化工股。根本上说做的还是实体企业的救助,应该说信达对于化工行业是有长远的想法和雄心的。”叶小杰表示,实际上,资本市场欢迎这种有实力有担当的大股东,也欢迎这种实力企业的行业重组和长周期的投资。

“甚至也可以这样说,大股东的价值观,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上市公司的前途。”叶小杰补充道,*ST毅达目前脱胎换骨,但还是大病初愈、有待进一步做大做强的一个化工股,也不应再用“妖股”“妖王”等标签去定义和炒作了。

叶小杰进一步认为,*ST毅达案例也同时体现出了在严厉的退市制度之下,监管的市场化导向。

“众所周知,目前退市制度空前严厉,从监管实践来看,真正的ST股或者积重难返的上市公司,绝大部分都已经或者将被坚定不移地退市。”叶小杰表示,但是反过来,*ST毅达虽然不是一个具有普遍性的案例,但也释放出了监管的明确信号,只要上市公司真正能够旧貌换新颜,把所有的问题解决掉,能够向股民交上满意答卷,其实还是有机会重新回到资本市场当中的。

(编辑:夏欣 校对:翟军)

(责任编辑:董云龙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