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快递业,需要一只“印度兔子”做鲶鱼吗?

出品 |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珍珍

题图 | IC Photo

今年上半年,快递领域并没有因为疫情等外在因素,影响其发展动态,反而维持了不错的发展势头。2020年上半年,快递单量超过了2016年全年。而加上7月的话,今年1-7月快递单量超过400亿件,已经超过了2017年全年的数量。

在这样的增长势头下,已经上市的快递公司龙头们,应该高枕无忧吗?这个市场,是否需要一条新的鲶鱼来搅动一下?

3月,印度快递公司“极兔速递”宣布在中国起网;京东旗下快递品牌“众邮快递” 发布正式启动2020广东省招商加盟信息。起初,这在快递江湖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涟漪。通达系按部就班的走着规划好的棋。4月29日,“阿里计划入股韵达股份(002120,股吧)”的消息得到坐实。而韵达作为阿里的最后一枚棋子,在阿里入股后,于5月25日战略投资德邦,成为德邦第二大股东。

不难看出,新旧势力轮番出场,正不断“搅动”着快递行业的发展现状与格局。但是2020年过半之后,通达系突然有了“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的感觉。

中国快递市场并非只有通达系和顺丰,还有一众二线快递品牌,但是似乎很少有一个新选手入场,能够让通达系如此重视,并且“团结一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一只来自印度的“兔子”,真的要到中国市场来当这条鲶鱼吗?它的归宿会是什么?

印度“黑马”极兔被围攻

极兔速递今年3月进入中国快递市场,那时虽在快递媒体圈引起了一波注意,但国内6大快递上市公司对此并没有特别在意,在虎嗅与其中几家公司的交流中发现,他们其实对极兔速递进入中国抱着祝福(观望)的心态。毕竟中国快递的半壁江山、80%的市场份额被他们占据着。

极兔速递作为“印度快递界黑马“, 3月在中国起网,5月全网业务量突破100万件;7月全网日单量已超在500万单。这一数据得到了相关人士的确认,但极兔速递方面未向虎嗅做正面回应。

不过,也由此让原本对极兔速递抱有祝福的通达系提高了警惕。

7月底,有某通达系快递总部下发通知,要求全网各网点禁止代理极兔速递业务,通知指出,揽派两端加盟公司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代理极兔速递业务。还有通知指出,如果通达百系中乡镇代理点、小区、驿站、快递超市等业务员因恶性低价竞争揽收极兔速递的,经查证,每次予以5000元罚款。

中国快递业,需要一只“印度兔子”做鲶鱼吗?

针对通达百系抵制一事,极兔速递官方回应称不予置评。一位极兔速递内部人士对此也未表述观点,但他向虎嗅称,“目前,极兔现在正处于起网阶段,末端网点数量从起网起就一直在拓展中,而且这个事情极兔会把它当成长期发展的一个重要抓手去做”。

在向该内部人士询问有没有影响到极兔速递部分网点的正常运转时,该人士未给予回复。

关于通达百系全面抵制极兔速递的缘由,主要是涉及到“共用通达百系的中转派收网点”的问题,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指出极兔速递在中转末端网络网点的弱点。因为极兔速递同通达百系一样,是加盟制快递企业。加盟制快递企业的网络组织是开放的,具有众包、开放的特点。

通达百系经过20多年的发展,从收件到中转到派发,这期间所经过的收件端加盟商、总部干线、派件端加盟商,这三个部分之间都已经形成了一套体系化的线下网络。

而极兔速递为快速铺开市场,打通末端网络配送,进行“低价竞争”,也许这是真正引起通达百系共同抵制的导火线。毕竟这些末端网络配送端是通达百系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才建立起的全国网络资源。

另外,虎嗅也发现,今年5月18日-31日,极兔速递为了吸引电商平台卖家,与网店管家一同做了一次“你敢寄,我敢免”,限时免单100票大促活动。此外,极兔速递官网还上线了“有问题,1小时极速赔付“功能。

据《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报道,一位由“通达系”快递公司转到极兔速递的快递员表示,目前使用极兔速递寄快件享全国首重5元的优惠。比通达系便宜了一倍。

极兔速递这些低价竞争的举措,在一步一步侵蚀通达百系的领地,很难不让通达百系做出反击。再者,“打价格战,抢市场”,也是通达百系所不能容忍的,这是通达百系最为熟知,也是快递行业屡试不爽、被诟病的争抢市场的最有效手段之一。如今的通达百系也正深陷价格战泥潭。

快递专家赵小敏向虎嗅分析称,从这几个月极兔的市场打法来看,极兔依然采用的是中国快递企业简单原始的方式去争夺市场,例如低价、补贴等,所以从这几个点不难看出,极兔遭到“通达系”共同抵制并不意外,这个事其实比预期中的来得要晚。

“鲶鱼”不好当

当然,极兔速递可在中国起网,从行业竞争角度看,说明市场还有一定发展空间。但像极兔速递这样能够进入中国市场并迅速起网,主要是其背后拥有的强大资本在推动。

据了解,极兔速递创始人李杰,曾是oppo印尼的创始人、前任CEO,创立极兔便是依托oppo遍布印尼全境的网络体系而起。因此,极兔速递、李杰与其背后的资本背景(oppo、vivo)也让业内对其充满好奇心。

值得一提的是,步步高(002251,股吧)创始人段永平有四大高徒,分别为oppo创始人陈明永、vivo创始人沈炜、步步高CEO金志江和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段永平也是拼多多的天使投资人。而极兔速递进入中国后,有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未来拼多多平台的单量可能交由极兔来承接,两者会进行深度捆绑,原因就在于以上这些大佬之间的关系。

极兔速递背后资本的加持,也让其加盟商对总部的资金实力充满信心,有极兔速递加盟商向媒体称,“现在不差钱,以后肯定会融资,听说现在钱够烧两年。”

通达百系的某内部人员对虎嗅表示,极兔作为外来者,其背后的资本是oppo跟vivo的老板们,他们是花费巨大资金投入来做这个行业,但前期他们需要去抢占市场,现在也可以看出他们正在斥巨资去投市场,最后规模能不能做起来,并快速在中国快递行业里占据一席之地,这要另说。

在国内快递行业发展中,各个快递巨头与中小企业经过明枪暗战与生死挣扎后,市场几乎已被瓜分殆尽,一、二线快递市场也已相当饱和,极兔速递等新入局者想要在快递市场溅起火花、产生涟漪,并非易事。

据国家邮政局统计/指数数据显示,2019年,业务量排名前8位快递企业集中度指数CR8为82.5,6家上市快递企业(包括顺丰)集中度指数CR6为80.4。其中,中通市占率约为19%,韵达约为15.8%,圆通约为14.4%,百世约为11.9%,申通约为11.6%。

由此可见,快递市场集中度较高,特别是“通达系”市占率之争激烈,背靠阿里这颗大树,通过上下游资源整合,会严重挤压极兔速递等新入局者的生存空间。相当长时间内,极兔速递等新入局者很难对当下的上市快递企业构成直接威胁。

罗马非一日建成,对于极兔速递而言,利用资本打价格战的确是迅速打开市场的有力武器,可如今单独依靠价格战已不是最优路径,也不是新入局者切入到主流战场的最好方式,极兔速递必须抛开“复制粘贴”模式,构建优势化区域与末端网络,走差异化发展路线才是最好的出路。

毕竟,相较于通达百系上市公司而言,他们是通过上市获得资本助力,并且背靠阿里,他们通过20多年的资金投入为各自服务网络降本增效。

此外,通达百系也在利用各种技术和智能化装备,不断改造分拨中心,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技术,不断增强自身数字化管理效能,寄递路由动态优化,进行流量流向精准预测,实现智能仓配一体化,确保快递服务安全性、优化商业模式等。尤其现在,他们把服务质量都放在重要的位置。

通达百系这种,全国网络带来的“护城河”效应,优势非常明显,这是极兔速递短期内难以复制的。

极兔速递要想在国内快递市场站稳脚跟,除了烧钱,也要拥有足够的订单量,去推动自身逐渐占据市场、打破快递行业现有格局。但要打破格局,就要跟国内几家上市公司正面较量,显然极兔速递的力量比较薄弱,与通达百系抗争的手法(价格战)也过于老套。

赵小敏表示,极兔速递能在4个月内实现日单超500万单,一定程度上与“通达系”因自身竞争分散精力有关。“就现在快递行业发展趋势来看,新一轮科技改造快递业是必然,国内快递市场的改变必须以技术支撑换道发展,但通达百系的低价策略使得其整体陷入低价混战。”

另外,就国内电商格局来看,主要有淘宝、京东商城、拼多多。淘宝有菜鸟系与通达百系,京东商城有京东物流,唯一一家拼多多自建物流还未有大动静,目前主要服务快递企业为中通与韵达(阿里虽入股,但他们并未明确战队)。

但是,阿里作为中通的第三大股东,不排除未来会加强对中通的投资入股,或者让其硬性战队,而对于韵达,阿里或许也会加大对其的投资入股。这对于拼多多而言是巨大的打击和损失,所以拼多多急需一家快递公司来支撑它的订单量。

此前,关于极兔与拼多多的关系有很多猜测,虎嗅此前也报道过,目前看不出两者有何关联。

不过,在当下极兔被通达百系封杀的背景下,未来会怎样,又有谁知道呢?

(责任编辑:董云龙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