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招生改革或继续提升推免比例

推免生只是研究生生源竞争的一个切口,在优秀生源出现结构性分化的背景下,近年来,各高校正在通过举行考研夏令营、贯通本硕连读等形式提前锁定生源。

“我是一名‘二战’考生,我现在有点慌。”距离2021年考研报名还有大约2个月时间,在家里备考的徐君(化名)说。徐君是中部地区一所211高校的2019届毕业生,去年他报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研究生未果,为了一圆名校梦,徐君选择再考。

徐君还是一名“三跨”考生:跨地区、跨学校、跨专业,其难度可想而知。

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7月29日召开后,近期陆续释放的研究生招生改革信号让徐君心里发慌。安徽省近日印发《关于提升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若干意见》提出,探索建立基础能力素质考试和招生单位自主组织专业能力考试相结合的研究生招生考试新方式。加大接受校内外推免生力度。这样的思路在国内高校的研究生培养部门已经形成了一定共识。

徐君认为,这样的改革对往届生和“三跨”考生并不友好。对于东部一所农林类211高校的学生部副部长黄凯(化名)来说,抓住未来推免生比例提高的机会至关重要。“近年来,推免生过度向名校集中,造成了行业院校和地方一般院校优秀生源的流失。”

推免生只是研究生生源竞争的一个切口,在优秀生源出现结构性分化的背景下,近年来,各高校正在通过举行考研夏令营、贯通本硕连读等形式提前锁定生源。

优秀生源结构分化

据公开报道,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王军政8月11日指出,在研究生“入口”应适当扩大推荐免试生比例,推荐免试的学生经过严格程序和公示,对学习成绩、科研素质、志向目标等都可以进行考核筛选。尤其是学科实力强的综合性大学,保研名额应当增加。

安徽省近日印发的《关于提升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若干意见》也提出,加大接受校内外推免生力度。

按照教育部办公厅2013年发布的通知,招收推免生数量不得超过本单位硕士研究生招生计划的50%。目前,国内名校的推免生所占名额均已达到甚至部分专业超出了这一比例。

比如南京大学2019年全日制研究生招生规模约4000人,其中接收推免生约2000人。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发现,南京大学近年来接收推免生比例逐年提高,2015年为27.68%,2019年已上升至47.44%,个别年份甚至突破了50%。

2014年,教育部推出推免生新政,要求推荐单位不能将报考本校作为选拔推免生的条件,更不能以任何其他形式限制推免生自主报考。

这直接带来研究生招生中推免生的结构性变化,即推免生过度向少数名校集中,其他高校,即使是211高校的推免生生源则急剧减少。

“随着研究生大规模扩招,研究生学历的符号资本价值逐步降低,而名校学历的价值相对来说贬值会比较慢,理性的学生会把票更多投给名校。”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周国平告诉记者。

这突出表现在,少数名校的基础学科和前沿交叉学科的推免生比例越来越高,而一般院校的这些专业招到优秀推免生的难度越来越大。这从总体上不利于科技前沿和关键领域高层次人才的供给。

北京大学燕京学堂2020年招收28名中国学硕士研究生,其中推免生23人,哲学与宗教、文学与文化、历史与考古三个基础学科方向,招收的全是推免生。南京大学人工智能学院2020年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招生35人,其中推免28人。

“推免政策无异于是对行业性院校生源的‘掐尖’。在考生的单向流动中,从学校层次来看,行业性院校能招收的最优质生源便是本校生源。”黄凯说。

他所在的学校两个基础学科,2013年-2017年本校推免生留校读研的比例从平均70%下降到10%左右,招收的211高校及以上层次高校的生源,从平均60%下降到不足20%。

黄凯说,2014年推免生新政策背景下,考生集中从普通院校流向名牌大学、从行业性院校流向综合性大学、从欠发达地区流向发达地区。

提前锁定生源

为了吸引优秀生源,各地各高校都在采取不同的手段。

安徽省印发的上述意见指出,建立安徽省研究生教育培养联盟,深化省属高校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工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合肥研究院等中央部委在皖高校、研究机构开展研究生招生培养深度合作。积极推动建立长三角地区高校研究生教育联盟,鼓励安徽高校积极与长三角地区高水平大学和科研机构开展研究生联合招生培养。

这在提升研究生培养质量的同时,也能吸引更多优秀生源选择省内高校。上述意见规定,原则上,各研究生培养高校至少应与3所以上中央部委所属高水平大学或科研机构联合招收培养研究生。

“为了提高研究生的生源质量,很多高校都在举办全国优秀大学生暑期夏令营,目的就是让考生与高校更好地双向了解,提前锁定推免生源。”徐君说,他就曾入选一所名校夏令营的“备选”级别,当排在他前面的考生放弃该校时,他就可以获得递补资格。

不同层次高校的夏令营的吸引力有所不同。中国传媒大学7月中旬举行的“云端”夏令营吸引了2157名应届本科生报名,较去年增长23.5%。同一时期,安徽工业大学举行的硕士研究生优秀生源暑期夏令营则只吸引了近150名学生参加。

黄凯介绍,一般而言,在夏令营中被“选中”的学生,如果得到了本校推免资格,那么报名夏令营举办校后,会被直接录取,如果没有得到本校的推免资格,通过统考进入了夏令营举办校的复试,也会被优先录取。

另一个提前锁定生源的办法是贯通本科与研究生的培养环节。安徽省上述意见提出,提高硕―博连读生在博士生中的比例和本―硕连读生在硕士生中的比例。

“贯通培养的优势还在于能让有科研潜质的提早走上科研道路,让他们有更充裕的时间进行周期较长的研究。”黄凯说。

比如北京大学依托国家集成电路产教融合创新平台,建设本硕博贯通的新型集成电路人才培养体系,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则已不再招收硕士生,本科学生毕业后可以选择就业或攻读博士。

今年开始招生的强基计划将进一步拓宽人才贯通培养的渠道。兰州大学强基计划招生简章就写道,学校针对强基计划专门制定本硕博衔接的培养方案,学生享有专门的基本全覆盖的免试推荐研究生政策。

清华大学为了强基计划学生的培养,设置了5个书院。8月5日,5个书院院长在内组成的书院中心组召开会议学习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精神,与会人员提出了针对强基计划中学有余力且表现特别优秀的学生实现加快培养的设想,一致认为强基计划要为这类学生留出通道,做到本研贯通的培养。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教授张志勇认为,强基计划改变了过去自主招生与人才培养相脱节的做法,通过单独制定人才培养方案、畅通人才成长通道、推进科教协同育人等方式创新人才培养制度。

(作者:王峰 编辑:张星)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