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违规套费、监管函频“叩门” 珠峰财险陷“多事之秋”

一边是董事长及总经理两大统帅之位久悬未决,另一边则是自曝因公司治理问题再收监管函,今年上半年,珠峰财险可谓是“内外交困”。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8月12日,北京商报记者再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珠峰财险员工存在违规返佣套费问题,涉及费用超千万元。高管内斗余殇犹存下,刚首次实现半年度盈利的珠峰财险还未“扬眉”,便又蒙上了一层阴影。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这反映了公司合规意识、内部控制能力及产品竞争力方面的弱项,可能会提升承保风险、损害公司声誉和财务绩效。

员工违规套费、监管函频“叩门” 珠峰财险陷“多事之秋”

监管函再揭“五宗罪”

近日,珠峰财险在偿付能力二季报中自曝于今年5月14日,收到银保监会财产险部监管函,其中明确指出公司目前存在五个方面的风险及问题,包括偿付能力充足率快速下滑、经营亏损严重、流动性风险较大、公司治理风险较大、2017年准备金回溯出现不利进展。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该公司偿付能力报告发现,珠峰财险的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自2019年来不断紧缩。去年一季度至四季度依次为543.76%、459.04%、291.87%、174.87%,年初到年尾下降了368.89个百分点。截至今年二季度末,珠峰财险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84.33%,并未回升至去年年初水平。

缘何偿付能力充足率快速下滑?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珠峰财险,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不过,原因在其偿付能力报告中可窥一二。“2018年到2019年间偿付能力充足率大幅下滑,主要是前期经营管理出现偏差,连年亏损导致了实际资本的快速消耗。”

实际上,这并非珠峰财险首次收到银保监会监管函。早在2018年,珠峰保险便曾因历史产品问题、未按照监管函要求处理相关责任人、违规设立分支机构等问题,被频频下发监管函。

员工违规返佣套费

屋漏偏逢连夜雨,监管函再“叩门”的同时,珠峰财险业务合规经营方面也被曝存漏洞。

8月12日,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去年珠峰财险与某人力资源合作一项业务的过程中,珠峰财险某业务人员将该业务虚挂至保险中介机构,并将佣金返还到该业务人指定的银行卡和其母亲的银行卡中,共涉及佣金超510万元。截至目前,公司已追回460余万元,目前尚有50余万元未追回。

而上述问题或只是珠峰财险员工违规套费的冰山一角,据该知情人士透露,违规套费现象也存在其他险种中,涉及超千万元费用。

对于上述情况以及珠峰财险将如何应对员工私下套费等乱象,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珠峰财险,但截至发稿,也并未得到回复。

中国精算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副主任陈辉认为,违规套费问题,除了可能是因为内部管理导致,更大的可能还是因为直营业务的奖励机制问题不健全导致。

而保险业观察人士亦分析称,明示或默认的违规套费是公司战略风险的一个差评,也通常蕴含了较高的承保风险,会损害公司将来甚至当期财务绩效,降低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并面临来自监管的重罚。公司未发现的违规套费反映出公司的合规经营意识不强、内部控制薄弱。依赖于违规套费来获取业务反映出,公司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弱,今后的增长和盈利压力更大。

董事长总经理空缺依旧

“珠峰财险混乱的经营现状或与该公司经营层高管的动荡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业内人士如是分析认为。

根据珠峰财险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目前该公司董事长职务由珠峰财险董事任显成代行,总裁由珠峰财险经营层临时负责人彭喜锋暂时代行。

业内人士认为,重要领导空缺可能会妨碍公司实施有较长远意义的发展规划,影响公司中层心态和工作积极性,从而通常不利于公司经营的稳健性和效率。

“公司的健康发展需要健全的公司治理体系,高管的长期空缺间接反映了公司治理的问题,这一定会对公司的发展造成影响。”对珠峰财险高管的空缺,中国精算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副主任陈辉如是评价。

而造成职权代行情况的原因可追溯至2018年。彼时,一封号称珠峰财险前总裁李更的《告公司全体员工书》在保险业内流传开来,披露了时任董事长陈克东诸多“罪状”,例如破坏公司战略发展路径;越权插手经营层事务,扰乱经营秩序;包庇他人,任人唯亲;在分管投资部工作时,不允许总裁介入投资工作等,而就在次日,珠峰财险发布公告证实,已经解聘李更,由陈克东临时代行总裁职责。

如今,高管内斗风波余殇犹存。时间线拨至2019年6月20日起,陈克东不再担任该公司董事长职务。指定任显成为公司临时负责人,代行董事长职责,期限3个月。而到了2019年9月25日,珠峰财险发布公告,延长任显成担任公司董事会临时负责人、代行董事长职权期限,延长期限不超过3个月,并指定彭喜锋为公司经营层临时负责人,代行总裁职责,期限不超过3个月。

回到当下,关于为何3个月代行期限已过,而新任高管人选依然未能尘埃落定,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珠峰财险,截至发稿,也未得到回复。

上半年扭亏为盈

成立于2016年5月22日的珠峰财险已经历了四个完整年度。不过,回望风云变幻的四年,与其相随的是连年亏损,正如监管函所言――经营亏损严重。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珠峰财险2016-2018年净亏损分别达到7105.34万元、1.94亿元、1.5亿元。2019年,珠峰财险亏损面进一步加大,净利润实现-3.13亿元,四年累计亏损7.28亿元。

而在对经营管理团队进行调整,从销售能力、业务品质、薪酬体系等多方面改革后,珠峰财险上半年呈现出了扭亏为盈的姿态。数据显示,珠峰财险上半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58亿元,净利润1165.31万元,首次实现半年度盈利。

珠峰财险表示,对部分分支机构进行整合,简化机构架构,裁撤冗余人员及亏损机构,进行有效的排毒瘦身,降低固定成本支出。同时,在人员管理方面,实施适合公司实际经营情况的组织架构。同时建立“能者上,平者下,庸者汰”的用人机制。内部进行岗位公开竞聘,优化人才选拔机制,淘汰不合格人员,实行内部提拔优秀人才与外部引进专业人才相结合的选才战略。

不过,报告也显示,珠峰财险二季度末净现金流为-259.70万元,相较上季度末的1769.56万元环比大减114.68%。在压力情景1及2的测试情况下,公司净现金流分别为-514.92万元与49.75万元。

对此,珠峰财险表示,目前决定采取应加快应收款项的清收工作,支撑保险赔付等支出,保证现金的流动性,满足业务量的持续上升。

但是为了防范未来可能存在的风险,珠峰财险还表示,拟在出现流动性风险时,采取包括调整投资业务资产结构、加快应收款项清收、定期存款抵押贷款、必要时采取注资等方式以增加资本流动性等应急措施。

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实习记者 周菡怡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