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自去年9月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2020年6月国丹健康医疗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国丹健康医疗”)再次递交港股主板上市申请,丰盛融资有限公司为其独家保荐人。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据招股书,国丹健康医疗集团目前拥有11家附属公司,即国丹BVI、国丹香港、国丹深圳、国丹健康医疗、仁康医院、罗岗医院、雪象医院、健安医院、中山国丹中医院、光华医生及洲济医疗。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可以看到,国丹健康医疗集团整合打包旗下资产欲整体上市。集团创始人李金圆先生现为集团首席执行官及总裁,为集团执行董事李瑞芳先生的姑岳父。

  依靠信托收购初见规模

  根据招股书披露,上市前的股权架构中,国丹健康医疗的控股股东是来自福建莆田的李金圆、李爱金,俩人合计持有公司74.17%的股份;黄志刚、周毓荣、杨清云、谭小龙、袁淑丽,分别持有17.53%、2.03%、2.21%、1.11%、2.95%的股份。

  对于国丹健康医疗集团的历史可追溯至2004年,李金圆先生在各种信托安排下,首次以自身在一家航运公司工作九年经验及管理一家医疗公司六年经验所获得的资金,于当年6月收购仁康医院;同年8月通过拍卖收购罗岗医院,并成为该两家医院的实益拥有人。

  后来,2005年收购了雪象医院;2015年全资收购中山国丹中医院,是集团唯一一家中医院;2016年12月又收购健安医院。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随着中国各类医疗服务需求的增长,2017年5月,国丹健康医疗集团成立光华医生,主要提供医疗技术服务及医疗谘询服务;同年7月在中国成立洲际医疗,从事销售医疗器械。自此,国丹健康医疗集团已经形成相对规模。

  截至目前,国丹健康医疗共全资持有5家民营医院。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8年,在中国广东省的民营医院中,国丹健康医疗的就诊人次总数排名第七,占市场份额约1.5%。那么,经营成色如何呢?

  2019财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公开资料显示,国丹健康医疗主营业务范围为治疗常见疾病、多发病及慢性病,一般为当地社区居民提供医疗服务。截至2019年末,公司合共拥有389个登记床位及368个营运床位。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招股书披露,国丹健康医疗公司所收到的款项主要来自(i)社会保险计划下的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深圳市医疗保障局及中山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中山市医疗保障局;(ii)自费及或通过其商业保险供应商支付其医疗费用的患者;及(iii)购买该公司的医疗服务的商业企业。于往绩记录期间,五大客户各自作出的贡献均低于总收益的2%。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国丹健康医疗分别实现人民币收入2.02亿元、2.14亿元、2.15亿元;相对应的净利润则有所下滑,分别录得2872.1万元、2507万元、1837.2万元。

  细分来看,公司收益细分别来自门诊医院服务、住院医院服务和药品销售,其中,门诊医院服务收益为营收主力,近三个财年占到总收益的47.52%、48.13%、54.42%。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然而,整个2019财年年内溢利同比减少约26.7%。

  具体来看,2019财年主要由健安医院、中山国丹中医院两家开业时间相对较晚的医院拉动营收。其中,健安医院收入于2019年同比增长5.08%,占比提高1.4个百分点至32.8%。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可以看到,近三个财年,营运床位使用率均不同程度下降。据招股书,2019年住院医院服务就诊人数较2018年的10645人减少至7118人。相对的2019年住院医院服务收入占比较2018年的28.6%同比下降至22.2%。

  但与此同时,另一组数据也引起投资者的注意。2019年,国丹健康医疗因违反指定医疗机构服务协议导致退款及罚金约340万元;就办公用途增加楼宇令折旧开支增加约290万元;以及减值开支增加210万元等。

  应付款项或致信贷风险增加

  财务数据显示,近三个财年内,国丹健康医疗贸易及其他应付款项亦同比增加,截至2019年应付款项录得1.34亿元。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据招股书,贸易及其他应付款项大幅增加主要是由于其他应付款项增加。贸易应付款项主要包括了应付药品、医疗耗材及医疗设备供应商的未偿还款项。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可以看到,公司贸易应付款项平均周转天数在146天左右。

  另外其他应付款项的产生则源于应付控股股东非贸易款项及收购共同控制附属公司尚未支付的款项增加约人民币46.3百万元,即公司向作为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人的相关缔约方清偿的金额所涉及的应付款项。

  近三个财年,公司录得商誉分别为800万元,占各期总资产约4.7%、4.1%、3.1%;主要为2016年收购健安医院而产生。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近三个财年,国丹健康医疗资产负债率在2019年突然猛增至111.3%。与此同时,公司资产回报率直线下滑,从2017年的16.9%下滑至2019年的7.2%。

国丹健康医疗赴港IPO  2019年溢利同比减少近27% 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

  据招股书,近三个财年内,公司贷款及借贷均有所增加。同时,公司的租赁负债亦增加至2019年的5005.3万元。而资产回报率主要由于财政年度内纯利减少导致。

  报告期内,国丹健康医疗仍有两宗医疗纠纷尚未了结,且曾因滥收费用问题遭医疗保障局罚款,集团亦存在信贷风险。

  另外,据财报数据,2017年及2019年12月31日录得流动负债净额,主要是由于在2017财政年度及2019财政年度向控股股东支付款项分别约人民币43.6百万元、47.0百万元,导致2017财政年度及2019财政年度结束时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水平相对较低。

  2017年1月1日国丹健康医疗维持总亏损状况约人民币26.9百万元,此主要由于自过往期间(特别是各家医院营运的首数年)录得累计亏损所致。2019年12月31日集团录得流动负债净额状况亦由于(其中包括)贸易及其他应付款项增加约人民币74.9百万元,主要由于其他应付款项增加约人民币46.3百万元所致。

  国丹健康医疗表示,无法保证日后将不会出现流动负债净额或总亏损状况。而流动负债净额及亏损或对公司营运的灵活性及对扩大业务的能力均造成不利影响。

(责任编辑:刘海美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