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赔100万!饿了么起诉美团不正当竞争,又是“二选一”?双方均多次被罚

  导读: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饿了么起诉美团外卖商业贿赂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饿了么要求美团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100万元。

  据了解,饿了么、美团之间自2018年至今至少有5起关于不正当竞争、商业贿赂的法律纠纷。因不正当竞争行为,两家平台也多次受到市场监管部门的相关处罚。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张雅婷,实习生沈靖然

  编   辑丨曹金良

  又现饿了么和美团“二选一”争议。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披露饿了么起诉美团外卖商业贿赂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饿了么要求美团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100万元。

  根据裁定书,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被诉侵权行为实施地与被告住所地均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故本案应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管辖。

  裁定结果为:本案移送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处理。

  自两家平台成立之后,商业角力不断,受疫情影响,外卖平台竞争加剧。有证券公司研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美团外卖的市场占有率已达67.3%。

  竞争背后,饿了么、美团之间不正当竞争的法律纠纷频现,因不正当竞争行为,两家平台也多次受到市场监管部门的相关处罚。

  起诉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商业诋毁纠纷、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裁定书显示,饿了么表示,经商家反映,美团外卖存在向商户推送诋毁饿了么平台的信息以及威逼商家不与饿了么合作、只与美团独家合作信息的行为。

  饿了么认为,美团外卖损害了合法竞争利益和用户的合法权益,破坏了自愿、公平、诚信的市场竞争秩序,已构成对饿了么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由此,饿了么请求法院判令美团公司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饿了么100万元。

  7月24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该案移送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处理。

索赔100万!饿了么起诉美团不正当竞争,又是“二选一”?双方均多次被罚

  图 / 图虫创意

  商业角力

  今年新冠疫情期间,尽管餐厅营业额下滑,各种餐厅开始投入外卖业务,更多人开始采用外卖APP订餐。

  这对商家服务形态、消费者习惯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方正证券(601901,股吧)7月发布的研报显示,一些商家疫情期间的外卖收入占比从10%、20%上升到60%以上,而2019年中国餐饮市场规模已超4万亿,中小企业贡献餐饮收入的近80%,4.2亿人带来近3000亿外卖收入规模。

  外卖业务繁荣背后的两大公司饿了么与美团,商业竞争上的比拼由来已久。

  2008年饿了么成立,2013年、2014年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分别上线。

  2016年后,巨头资本进场,腾讯投资美团,饿了么纳入阿里巴巴旗下。

  2017年,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美团和饿了么几乎包揽了外卖市场,尾部企业逐渐出清。

  美团外卖2013年上线后,目标锁定为下沉市场。竞争压力下,饿了么2014年上半年扩张至62个城市,扩展200个站点。同期,百度外卖跟进,外卖市场三足鼎立的格局形成。

  2015年至2017年成为外卖平台的补贴烧钱大战,通过密集招募地推人员,争夺独家店铺,三家平台竞相争夺外卖市场。

  2016年春节前后,美团外卖启动“春蕾计划”,通过加大补贴,希望在春节期间留住骑手资源继续配送,并在春节后大量招聘骑手,而百度外卖则选择了花钱送骑手回家过年。“春蕾计划”后,美团外卖数月内抢走百度外卖许多市场份额。

索赔100万!饿了么起诉美团不正当竞争,又是“二选一”?双方均多次被罚

  图 / 图虫创意

  方正证券数据显示,到了2017年上半年,饿了么、美团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41.7%和41%。

  2017年春节外卖市场掀起“冬季战役”,二者再次正面交锋。

  春节前,饿了么高价挖骑手、站长,美团则推出“春节不打烊”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双方市场份额回到原点。

  2017年8月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并更名为“饿了么星选”,随后饿了么被阿里全资收购。据艾媒咨询的数据,饿了么2018年在一二线城市的市场份额快速提升至47.4%。

  近两年来,下沉市场的潜力与增长让早布局战略的美团将差距逐渐拉开。

  国信证券(002736,股吧)2019年12月发布的研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商家的净增数为30万,约为饿了么的两倍。这与两家平台最初的策略选择相关。

  美团2014年上半年布局下沉市场,先发优势明显;

  饿了么则是从高校起家,最开始聚焦一二线城市,到2014年下半年才开始向二三线城市拓展。

  今年二者的市场占有率也发生了新的变化。据方正证券研报数据,2019年美团在三线市场的使用率为91.8%,饿了么为65.4%,饿了么星选仅为14.5%。

  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美团外卖的市占率已达67.3%。同一时间段,饿了么市占率(包括饿了么与饿了么星选)降至30.9%,但收入在稳步提升。

  不正当竞争纠纷

  激烈的商业竞争背后,饿了么、美团两大平台的不正当竞争纠纷近年来屡见不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无讼案例查询发现,两家平台所在公司自2018年至今至少有5起关于不正当竞争、商业贿赂的法律纠纷。

  公开资料显示,因不正当竞争行为,美团与饿了么均多次收到过市场监管部门的相关处罚。

  2017年6月,因美团强迫当地商家签订“合作承诺书”,签订独家协议,否则将上调费率、甚至进行关店等行为。

  金华市市场监管局对美团网限制竞争等违法行为作出处罚,合计罚没52.6万元。同年,该案并被列入2017浙江“红盾网剑”专项执法行动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2018年4月,无锡市工商局约谈滴滴、美团、饿了么三家外卖运营商,勒令外卖平台停止商户“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和垄断行为。

  2018年5月,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市场监管局针对美团外卖存在对于部分同时在美团和饿了么外卖平台经营的商家,以调高费率、置休、设置不合理条件等手段,强迫商家下架饿了么外卖平台店铺的行为,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对美团罚款7万元。

  2019年1月,海口市工商局对美团外卖海口分公司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立案调查。

  同年3月,因涉嫌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服务,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美团外卖强迫商家“二选一”当事人进行处罚,罚金高达25万元罚款,并且“责令停止违法行为”。

  2019年5月,安徽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案例显示,天长市饿了么外卖服务站利用技术等手段,实施限制交易不正当竞争,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有关规定。

索赔100万!饿了么起诉美团不正当竞争,又是“二选一”?双方均多次被罚

  图 / 图虫创意

  2019年9月10日,天长市市场监管局依法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并对其罚款10万元。

  同月,饿了么在官网就此前不正当竞争向美团外卖道歉。

  该起纠纷始于2016年,饿了么上部分商家出现明显导向行为的优惠券,美团为此以商业贿赂和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饿了么和涉及此事的4个店家。

  以其中“巴渝世家餐馆”为例,该店同时入驻美团和饿了么两家平台,在菜品种类基本一致、同一菜品销售价格相同情况下,在饿了么推出“饿了么力压美团5元”的优惠券,存在明显导向行为。

  法院最终裁定饿了么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判决饿了么和该餐馆停止该优惠券宣传,同时赔偿美团5万元。

  今年7月,据浙江温州当地媒体报道,有饿了么商户反映由于拒绝与饿了么平台签署战略独家合作协议,要求不能入驻其他外卖平台,当天该商户的店铺就在饿了么平台下线。

索赔100万!饿了么起诉美团不正当竞争,又是“二选一”?双方均多次被罚

  本期编辑 刘巷,实习生思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