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开到家门口 京东即时配送仍存三疑问

为了让最后一公里到家配送的速度做到极致,品牌商与电商联手将仓库搬到了消费者的家门口。近日,京东对面世尚不足一年的“物竞天择”项目再度进行升级,北京商报记者获悉,京东正计划为同城配送开放更多的流量入口。京东首页陆续会开放一些基于线下门店业务的入口,出现“附近门店”板块;原有的频道乃至小程序也会开放同城业务。

物竞天择愈发强调让品牌商自有的线下渠道陆续能成为京东即时配送业务的延展。此举意味着品牌商铺设产品的大型商超、便利店乃至社区门口的夫妻老婆店,或许都将是京东的“前置仓”,实现最快15分钟的配送时速,京东尝试在即时配送的赛道里跑出一条新路径。

目前,多数即时配送企业均依托超市实现配货,并未将品牌商既有渠道视为“货源地”。尽管京东此举能再缩短货与消费者间的物理距离,也能降低自身的仓储成本,但考验着京东调动品牌商渠道的能力,甚至要为夫妻老婆店接入数字化系统垫付成本。此外,京东物流一直以大仓为中心,采用中心化分发方式,如今的分仓短时间反而会提升成本,并单和拆单也是一门学问。

仓库开到家门口 京东即时配送仍存三疑问

企业供图

借用品牌商销售渠道 何时打通社区网点?

控制成本总是能促使企业主动求变,负重前行的京东物流正急于寻求降成本的破解方法。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京东的物竞天择项目正在从创新项目,上升为战略项目。最初,物竞天择的出现是因为京东在线上销售的快消品,均是重物、抛物,一方面运费较贵,另外商品的单值比较低,导致京东在原来大仓运输方面,一些业务运营成本非常高。

据悉,京东的食品类目里,水饮、米、面的亏损较为严重,其采用京东自营物流从大仓发货至消费者的搬运方式,导致运营成本不断攀升,成了京东物流的一个心病。基于这个痛点,京东从饮用水出发,做了基于社会化网点的接入,解决长距离最后一公里变成短距离运输。

以农夫山泉的水为例,此前京东的业务模式是品牌商先要将水运至京东大仓,在京东大仓再通过物流的层层分拣送到消费者手中,“整体的运营成本比较高”。物竞天择正打破上述以大仓为中心向外分发的方式,而是尝试借助农夫山泉自身的网点体系,即线下铺设的各种渠道,例如超市、便利店、夫妻老婆店或者是农夫山泉的水站等,将消费者的订单匹配到最近的网点,实现就近配送。

起初,物竞天择的项目以快消品为主,逐渐涵盖商超领域,这些商品高频、刚需,可产生极好的复购率,但对于京东来讲,相较于家电3C数码品类,快消品毛利低且占用仓储空间,相应的运营成本自然巨高不下。当大体积的快消品不再占用京东大仓,而是品牌商铺设的渠道,仓储成本下降的同时配送时效得以提升。据了解,物竞天择项目会逐渐覆盖3C、服饰、家居、医药、鲜花等品类。

不过当更多的网点纳入到京东即时配送的范畴,还要容纳更多的社会物流时,如何确保履约效率、服务品质时京东必须给出的答案。京东零售集团物竞天择事业部总经理李昌明对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社会物流接入进来以后,京东并不会采用放养的方式让他们直接承接订单配送,京东的整个物流的全渠道的履约系统,会接入线下门店当中自有运力配送的节点,比如接单、派单、送货上门、妥投等节点均在收入到京东物流的体系中。

一位品牌经销商则抱有疑惑,他认为品牌商所铺设的商超、便利店,如果两者均已经与京东达成了战略合作,向京东开放后台系统的阻力会减少。但众多深入社区的小店,尤其是数字化程度不高的夫妻老婆店,纳入到京东即时配送体系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接单、派单、送货、妥投的可实施性也无从谈起。

多网点配送 自营物流的中心仓思路能否打破?

同城配送与B2C业务的思路不尽相同。此前,京东要将主站的一个SKU卖全国,同城配送则要求京东依据城市的维度,根据同城的销售特点,给消费者推荐不同的产品,更符合当地的消费者的需要。这也就意味着,此前全国销售同样的产品思路行不通了。

李昌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物竞天择项目已运转一年有余,遇到的最大挑战来源于业务自身,特别是京东此前是货架式的B2C网站,如今要基于同城业务来进行变革。“京东原来的业务形态是基于收货地址进行全量商品展示,同城即时配送更多的是基于消费者实时地理位置进行。就这一点而言对业务的挑战就非常大,无论是从系统的梳理上,还是消费者购买的习惯,京东都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

与此同时,京东要从原来的B2C网站向全渠道的网站方向转变,会涉及到很多底层的改造。李昌明进一步解释称,京东以自营开展业务,逐步有了POP商家后,做到了一定程度的开放,“但在全渠道的业务当中,京东的开放程度要比想在更大才可以。”

据了解,物竞天择会将整个订单流转环节的节点进行重构,甚至每一个节点都有可能对外开放。通过该方式,京东的即时配送业务才能与各种业态、各种类型的商家进行合作。订单流转环节的打破与重塑,对京东来讲一定程度上要改变数年来自营物流的思路,其难度可想而知。

难度归难度,未来的利润空间以及消费者的诉求倒逼京东在即时配送赛道上跑出新模式。从消费习惯来看,市场已经对211、次日达、当日达视为标配,其形成了免费配送的认知。在即时配送方面,消费者反而愿意为15分钟、30分钟以及1小时送达支付5-6元的配送费。对此,李昌明不掩饰的认为,即时配送的费用对于京东来讲,存在利润空间,当然这部分的溢价、利润最核心来自于物流的优化,另外一个是消费者的认知变化。

成本博弈效率 何方能胜出?

承接超市订单完成即时配送的当局者,远不止京东一家。阿里本地生活以饿了么做撬棍,正努力撬开超市的口子,家乐福、永辉、麦德龙、世纪联华、罗森以及区域性超市已接入饿了么并实现了线上订单的增长。物美、家乐福、超市发等或是自建到家配送团队,或是仰仗京东到家、顺丰等平台,配送到家业务逐渐步入正轨。

想要在包围圈里杀出,京东需要一个壁垒。当问起壁垒为何时,李昌明解释称,零售领域的利润空间极小,想要跑出来获利,需要京东在连锁、平台、品牌三方之间的利益做好平衡,并实现互通。

现阶段,京东在尝试不同方式与品牌商自有的销售渠道打通。一种类型是品牌直接管控的,京东会与品牌商直接打通。期间,如果品牌商的经销商网络体系的系统比较完善,京东会以系统接口对接的方式进行打通。如果经销商网络体系的系统并不完善,京东会尝试将自主的系统嫁接到前者的网络中,即品牌运用京东的系统进行接单、派单。另外一种类型则是京东与沃尔玛、永辉等连锁超市打通,品牌商针对后者的人群特点做互动,从京东的系统查看销售数据、用户数据、行为数据。

与此同时,当品牌商接入到京东的销售渠道逐渐多元化,消费者的一笔订单里包含多个品牌的情况逐渐普遍,物竞天择的项目就要考了拆单和并单的必要性,这是一场效率和成本的博弈比赛。李昌明表示,一个订单如果跨品牌,不同的条线是从不同的实体网点发出,会存在拆单的问题,“所以现在也在不断的优化,这也是物竞天择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我们会通过这些数据算法去优化订单拆单的问题。”

为此,京东会让合作的仓加强更多的SKU,京东会尽可能引导消费者去SKU更丰富的网点进行购买,例如沃尔玛、永辉,拆单机率会比较低。另外,京东会在流量分发的环节,尽可能让消费者去集单,或者是在同一个能支持履约的网点进行购买,一定程度上规避拆单的问题。当然,短期内来看,拆单的情况不可避免,京东仍需不断优化。

“先从大型连锁超市试水,逐渐推进到更深入到社区的网点,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显然,李昌明知道物竞天择的发展急不得。对于单一品牌来讲,比较细小的渠道,更针对社区、更接近消费者的销售网点,也算是大型商超渠道的补充。

在即时配送这条赛道里,不同角色的企业均占有一席之地。面对日渐增多的竞争对手京东超市该如何自处,李昌明回答称,京东超市物竞天择项目并非为了铺设前置仓而设立,是要围绕优质的终端网点来建设“1小时生活圈”,前置的这些优质终端网点,就是京东超市与消费者的一个“生活消费”触点。“京东超市与线下商超的关系不是对立,而是合作,目的还是为了满足消费者需求。”

在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看来,全国扩张1小时送达服务会增加电商巨头的运力成本,这是一招险棋,但也是为加强新用户留存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高时效一定会带来高成本,当前来看,高订单集中度可能会适当降低风险,同时电商平台也可以通过利润来源节点丰富和利润来源节点后移来化解相应风险,“这一招看似风险很大,实则无可奈何,关键看平台商后期如何操作”。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Read More